把教育 “惩戒权” 还给老师,你怎么看?

日前,教育部公布《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教育惩戒是教师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职权,教师可根据学生违规违纪的情节轻重采用不同惩戒手段,并为教师行为列出了“禁止清单”。该征求意见稿发出后,引起了社会关于教师“惩戒权”的讨论,有人称好,说“熊孩子”终于要有人“治”了,也有人提出疑问:“教师如何把握惩戒的度?”对此,淮报融媒体记者采访了多位家长和老师,听听他们看法。

家长声音

支持派:略施惩戒可防微杜渐

学生犯了错,老师该管教。采访中,多数家长对此有共识,认为适当地通过惩戒来矫正孩子的不当行为,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学生犯了错,视情况施以一定时间内的罚站、增加劳动、剥夺某项荣誉等惩戒措施,应给予支持。

作为一名初中生的父亲,市民王先生说,在他自己读书和孩子上学的过程中,都有过被老师惩罚的经历。“我高中时因为逃课去网吧,被老师罚去操场跑了十圈,回教室后还要站着上课。”这次惩罚让他印象深刻,也让他认识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以后再也没逃过课。“我儿子小学时也有过一次因为上课调皮,被老师留下来搞班级卫生。老师通过QQ提前跟我们说了情况,我能理解老师也支持老师的做法。”他认为,孩子还小,犯了错误,老师能及时教育并适当惩戒,督促孩子改正,避免以后酿成大错,是好事。如果老师不惩戒,孩子很难对错误行为形成正确认识与悔悟,容易再犯。“‘熊孩子’是怎么形成的?在家溺爱或放纵,到学校老师最多口头批评几句,他就算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也会因为没有尝到不良后果而纵容自己,长此以往,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现在校园霸凌事件偶有发生,有些孩子的行为已经到了伤害他人的地步,如果学校、老师再不给点‘颜色’,等于是纵容他们。”女儿读小学二年级的网友“素婵”说。“教不严,师之惰”,教师的职责不仅仅是教书,还有育人。“如果老师没有树立威严,是很难引导学生的,对于一些过于缺乏道德感、规则感的孩子,严厉的管教不仅是对他们负责,也是为社会负责。”

反对派:教师应该“以理服人”

“教育要从正面引导,教师的权威不在那一根教鞭,而在于他的学识、能力,以及对学生的理解。”在70后网友“一生沧海”看来,惩罚是一种落后的教育手段,儿童也有尊严和人格,而且每个孩子的性格、心理特征、家庭环境也不一样,多数老师面对的是大量学生,对学生了解不足、惩罚不当,很容易造成孩子身心健康受损。至于惩罚能否起到教育功能,他认为,惩罚只会让学生怕老师,而不是真正尊敬老师。

自称从小就是“问题学生”的他也有被惩罚的经历。“小学五年级时,被老师扯着衣服拎到讲台上罚站。老师在黑板上画一条线,我必须踮着脚尖举着手才能够着这条线,时间长累了就够不着了,老师就过来踢一脚,同学们在下面窃窃偷笑。”他回忆道,“事实上我已经忘了为什么被罚,能记得的就是那种羞辱感,还有对这位老师的恨。”他还提出,如果惩罚被“合法化”,当学生上课不认真听讲,违反了课堂规则,有了“合法”惩罚权的老师是“一罚了之”,还是站在学生角度思考课堂是否有趣,甚至有些规则是否合适?这些问题可能就会被忽略了。

疑问派:“戒”可以有,但“尺度”如何掌握?

采访中,记者发现,质疑的声音中,除了该不该惩戒,还有个问题就是惩戒的尺度在哪里?“作为孩子的家长,怎么知道老师的惩戒是否合理?”把教师惩戒权合法化,引来了家长的另一种担忧,那就是如何保障老师的惩戒合理、恰当,能否起到教育作用。“就拿现在的学校来说,许多还是年轻老师,教学上还没有积累太多经验,自己又没孩子甚至还没结婚,很难站在孩子的角度看待问题。”孩子刚上一年级的钟女士说,这样的老师惩戒犯错的学生,是从关爱的角度选择合适的惩罚,还是无计可施之下的情绪发泄?“比如部分刚上一年级的孩子,规则感还没有完全建立,自控能力有所欠缺,那他出现一些不算严重的违反纪律的状况,什么样的惩罚才算合适、有效的?”钟女士担心,惩戒权合法化容易导致部分不够专业的老师对惩戒权的“滥用”。

教育者说

“惩戒”不同于体罚,是教育的一种方式

作为学校教育的主要实施者,教师对于惩戒权有何看法?记者了解到,近两年,将惩戒权还给老师的呼声不断,还有学校先行试点“老师带戒尺上课”举措。早在2018年,江苏省人大代表、淮安市周恩来红军小学管晓蓉老师就曾在江苏省“两会”上提交了一份《把惩戒权还给教育的建议》。她引用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的话:“凡是需要惩罚的地方,教师就没有权利不惩罚,在必须惩罚的情况下,惩罚不仅是一种权利,更是一种义务。”她认为,教育惩戒的本质是为了维护良好的教学环境,遏制学生的不良行为,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道德观和价值观。教育惩戒的对象是学生不良行为的本身,其作用是帮助学生认识到不良行为所造成的危害,同时对其他同学也能起到警示作用。教育惩戒的本质是帮助违纪学生树立正确的道德观念,是爱护学生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没有惩戒权的教育弱化了学校教书育人的功能。

“惩戒权与惩罚是不同概念。”在生态文旅区枫香路小学副校长胡卫俊看来,随着“赏识教育”兴起,尤其是社会上个别教师失德、失范行为被放大,导致教育惩戒一度被认为是非人道、反教育、落后教育方式的代名词,再加上家长对孩子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对教师惩戒行为的容忍度越来越低,由此屡次产生家校纠纷,惩戒教育成了禁区。“有很多人误以为惩戒就是惩罚,甚至是与体罚、打骂相关联。”胡卫俊说,事实上,惩戒重视的是结果,与体罚有着本质的区别,而打骂更是被禁止的,谈惩戒即色变大可不必。

惩戒必须制度化、规范化实施

在胡卫俊看来,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教育,最完整的方式是奖惩并举,该表扬的表扬,该修正的修正。所以,问题的关键不是该不该惩戒,而在于教师和家长都应该深入了解何谓惩戒权,不能歪曲理念。

胡卫俊看了教育部公布的《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他认为目前的教育的确需要制度化、规范化的教师惩戒权,允许教师依法对学生的失范行为予以否定性的评价,避免再次发生,以促进合规行为的产生和巩固,是维持教育教学活动的正常秩序。“《规则》中对中小学教师可行使的一般惩戒、较重惩戒、严重惩戒和不可进行的惩戒措施,拟定了详细要求。”他说,这样教师能够有法可依,明确知道什么情况下需要惩戒,根据学生特点和错误选择合适的惩戒方式,同时也知道哪些行为是明确禁止的。

不过,教师施行惩戒权有个前提,就是教师的心中有对孩子的爱,并且以规则、沟通为前置,在学生尚不清楚规则,或者教师尚不了解学生及其行为因果之前,不适用惩戒。本着对学生的爱护,教师才会在硬性规则之上更有温情尺度。“我在上计算机课的时候,也惩戒过上课玩游戏的学生,关掉他的显示器3-5分钟,期间只能看别的同学操作,目的是让他中断玩游戏行为,继续学习。另外,我也曾有过在没完全弄清楚原因的状况下错误地批评了学生,当时看孩子很委屈,通过沟通了解他并非故意,我当着全班同学向他道歉了,之后我们的师生关系一直非常好。”胡卫俊说,教师惩戒权规范化是好事,同时教师自身也要加强修养,审慎运用。理想的状态是,教师时刻谨记惩戒的本质是教育,作用是帮助学生成长,清楚并把握好惩戒和体罚的边界,家长也能理解、认同和支持,家校相互信任,达成最佳的教育效果。

融媒体记者 姜晴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