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间,在“需要静养”的医嘱中,多次返回工作岗位 交警张勇走了,没留下一句遗言

两个多月里虽然经常发烧,他却一直坚持在岗位上;住院半个月病情刚好转,他就返回工作岗位;医生再三叮嘱他必须休息,他却像没事人一样坚持上班……当因为呼吸困难又一次入院后,他终于没能返回心爱的工作岗位,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一句遗言。他叫张勇,是一名普通交警。

他是“老板”民警

很多货车司机背地里都喊张勇叫“老板”,“因为他太呆板了。”一名司机说。

很多交通违法的货车司机,为了逃避处罚,会用金钱诱惑交警放他们一马。三中队所在的武墩街道,沿着205国道有很多混凝土商硂站,离得不远的京杭大运河更有不少码头,那些运输商硂、黄沙石子沥青的超载车很希望通过给他送钱获得一定的“特权”,尤其是得知张勇家庭条件并不好时。

2016年,张勇妻子下岗,儿子面临高考,当时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他每月的固定工资。有一次,一个相交多年的老同学找到他,想让他“当没看见某运输车队的超载行为”。张勇耐心地跟他解释了相关交通法规,说只要他在路上就不会不管。老同学佯装恼怒,将一摞超市购物卡丢在张勇桌上转身就走,张勇急了,一把将人扯住,把购物卡一股脑地推了出去。每逢过年过节,有些危化品物流公司老板都想约张勇去“意思”一下,可他从来没去过。一次在进行日常巡逻时,张勇发现一个物流公司的危化品车辆没有及时年审,按照规定,这种行为是要受到处罚的。公司老板知道情况后马上赶来,看见张勇后,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硬要塞给他。张勇立即严肃起来,警告他说,你这是在侮辱我,侮辱这身警服!

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张勇“呆板”不懂通融,找他办出格事的人越来越少了,“老板”的绰号却传了出去。在28年的从警生涯中,张勇共查处各类交通违法行为98000余起,处理交通事故5400余起,抓获各类网上追逃人员30余人,从来没有一起执法行为被当事人投诉过。

他是一个好人

在群众眼里,张勇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张勇所在辖区地处城乡接合部,不少学生都住得离学校比较远,有些高年级学生放学晚,出校门天已经完全黑了,乡下道路又大多只有路口有路灯,张勇便会在结束校门口的“护学岗”工作后,开着警车默默地跟在晚放学的学生身后,直到他们都回到村头有路灯的地方。张勇还联系学校和村委会,在学校周边和国道沿线平交道口安装了70余个监控探头,实现了国道沿线监控无盲区全覆盖,彻底解决了国道交通事故调查难题,让周边群众出行更安心。

2013年夏天的一天,张勇接到值班室的电话:“勇哥,武黄路东头卖水果的刘二和卖冷菜的张老头的三轮车挂一起拉都拉不开,他们都说让你去处理,说你办事公道,他们放心。”撂下电话后,张勇立即赶到现场。此时,刘二正拉开嗓门喊大家来评评理。了解情况后,张勇将双方当事人带到路边,首先对刘二进行安抚,让他心情平复下来,然后陈明厉害关系、说明道理,最终让双方都认识到处理这件事情时自己的问题,不应该把小碰擦闹大。最终,在张勇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一致,一起道路事故纠纷化解了。

张勇妻子体弱多病,父母身体也不好,隔三差五就得去医院检查治疗,家里早就没什么积蓄。即便这样,张勇也从没向中队领导反映过,在大队通知家庭困难民警可以申请补助时,他隐瞒家里生活困难的真实情况,将申领补助的名额让给了其他同事。张勇儿子考上大学之后,他逢人便夸自己儿子,说将来找一份好工作让自己做父亲的脸上有光。可是,现在儿子马上要毕业了,张勇却再也无法骄傲地看着自己儿子找好工作给自己增光了。

“他是累倒的”

想到已经离开了近一个月的张勇,市交警支队二大队的民警、辅警仍难掩悲痛。

49岁的张勇,自今年6月份开始经常感冒发热。“看到他那样,总是提醒说,老张,回去休息休息吧,我们在这里就行了。”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陈志强告诉记者,但每次都会被他拒绝,“他是舍不得让我们多忙!”

8月15日,张勇参加了市交警支队组织的体检。几天后,市一院打电话通知张勇,他血小板指标严重低于正常值,必须及时住院治疗。即使这样,因为当天值班,张勇一直到第二天下班后才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

9月2日,张勇又出现在了工作岗位上。“医生让你出院了吗?”陈志强清晰地记得那天他们的对话。“好了好了!回来为文明城市创建出份力。”看到张勇精神的确好了很多,陈志强相信了张勇的话。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是张勇得知中队很忙后,主动结束治疗赶回中队参加值班的。

张勇妻子告诉记者,回到家里他经常感到不舒服,劝他再去医院看看,他总说再忍忍,这阵子忙过后一定去。“他终于说话算数了一回。”张勇妻子说,国庆交通安保工作结束后,他们去苏州医院检查,这次医生再三叮嘱,回家后必须静养,定期复查。

可是一回到淮安,张勇就像没事人一样返回单位正常上班。10月21日,张勇在工作过程中感到胸闷,呼吸困难,实在无法坚持,终于请假回家了。在妻子的陪伴下,他赶往市一院就诊——免疫力急剧下降导致病毒感染,引发并发症,双肺重度感染发炎已经失去机能。

10月31日晚,张勇被紧急转至南京东南大学中大医院ICU病区治疗。11月16日,因病重抢救无效,张勇永远地离开,没有来得及留下一句遗言。

融媒体记者 何剑峰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

通讯员 柴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