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千里归乡为思亲

回老家江西过春节,是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定下的行程。没想到,临启程的前两天,淮安丢絮扯棉般下了一场突出其来的雪。下雪好,雪兆丰年,以至于微信朋友圈里一片欢腾。归乡情切的我,因为担心皑雪封路,影响归途,竟至两夜无眠。

很幸运。出行当日,风云虽兴,却已是白日朗照,艳阳高悬,焜焜荧荧。从淮安市区到南京禄口机场,一路直跐,畅行无妨。安检,登机,起飞,穿越云层,掠过苏皖,一小时后平安着陆,踏上赣鄱大地。回乡的游子,跳动的心始终滚烫而虔诚。

出南昌昌北机场,定居英雄之城的丈母娘和老丈人早已准备好了一锅鸡汤,推门而入,满屋鲜香。那一刻,我想说我就是这大千世界最幸福的儿郎。两碗鸡汤入腹,神清气爽,脚下尚有的百十公里回村之路,都变得不再漫长。

父亲的家,位于“中国才子之乡”临川,一幢三层高的乡村“别墅”,房前屋后一如往常的清新利朗。院外的两圻菜园,一东一北相隔五步之遥,被勤劳的父亲拾掇得妥妥当当,绿意盎盎。院内角落与屋顶天台,不过方寸天地,养鸡喂鸽,观花种竹,自有至乐。院边小溪,细水潺湲,甘澈见底。村庄周遭,远山环绕,林鸟争啼,奇花绽放。尽管春阳酿寒,溟溟漠漠,倒也风和日暖,天山共色。眼前的草木生灵,迎来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甚快。

游子归乡,最好的礼物是陪伴。陪父亲聊一聊油盐酱醋、家长里短,说一说人情世故、乡野迁变,帮父亲烧灶添柴、生火做饭,随父亲一起弯腰叩首、祭祀祖先。浓浓的乡音里,感受父亲心愿太平、窃忧生民的那份纯朴与良善。

最热闹的还是大年三十中午,全家总动员,张罗团圆饭。照惯例,由二姐掌勺,大姐帮厨,煎炒烹炸,无辣不欢,荤素搭配,色香味美,令人垂涎。而我则因艺疏技寡,继续靠边站。每年也只有这一天,乐得清闲,厅堂、厨房,事无巨细,任由子女们安排操持,享一享天伦之悦,甚慰。

这个春节,陪父亲走了一趟青莲山。山不高,富藏重晶石矿,更有天然温泉汩汩喷涌,造福一方,眼下正在加快建设“温泉特色小镇”。数十年前,父亲曾是重晶石矿厂的开釆标兵,不到一米七的个头、九十斤的体重,肩挑二百余斤的矿石,上山下坡,如履平地,日复一日,年年拿奖状,犒赏得一些毛巾、肥皂、热水瓶,为全家生计苦得每月百十元的血汗钱。玄黄遐邈,人生倏忽,往事如梦似幻,当年的釆矿标兵,转眼之间已年过古稀,白首苍头。故地重游,看着群山叠翠、云堆雾拥的山腰上已然重修矗立的崇寿禅院,一向铁骨铮铮的父亲却也不禁心生感慨:世间千种人,万般物,百样事,各具分量,各有差等,惟各安其位,便是太平。

这个春节,才乡天气攒劲。白天暖阳照,傍晚微雨飘。寂静小村落,幽微灵秀地,带雨入梦,远离都市喧嚣,别有意境。及至梦醒时分,已是晓日半窗红、邻鸡振翼雄,小村山廓,又是清凌凌一幅无尘无垢的好光景。

千里迢迢,归乡只为思亲。只不过,日光弹指过,花影座前移。这短暂的春节假期,已到了尽头。纵有千般不舍、万般依恋,也只能等待来年,再回故乡,看一看这风烟俱净、让我魂牵梦萦的好水好山。

融媒体记者 杜勇清

融媒体编辑 李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