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抖音上火了的“磕头”,我们村也有

徐先生是山东菏泽人,2011年来到淮安工作,四年前成了淮安女婿,如今女儿已经三岁大了。除了孩子刚出生那年,几乎每年春节,徐先生都会带着妻儿回老家过年。“我们这过年的仪式感比较强,很多传统的习俗都被保留了下来。”徐先生说。

“山东大年初一,整村磕头拜年的视频在抖音上火了!事实也就是这样。”徐先生说,每年大年初一一大早,都是一家三口先去给爷爷奶奶磕头拜年,爷爷奶奶会给女儿红包。之后,徐先生会和家里的堂兄党弟跟随着大爷父亲等,一起走着去给村里的长辈一一磕头拜年,感谢长辈们一年的辛苦付出。“通常整个村拜下来,就到中午了,洋洋洒洒一大家子人,很是壮观。”

“去年孩子第一次来过年,一开始让他过年磕头他还不愿意,我就跟他说你看哥哥姐姐们都磕了头,才能拿到红包。”女儿这才不情愿地磕了头。徐先生说,其实也并不是一定要孩子磕头,只是这是一种传统,觉得应该被传承下去。

除了大年初一要磕头拜年外,徐先生家除夕吃完团圆饭还要在大门口门槛子外放上根拦门棍。“一说是明朝朱元璋时期,作为一种记号,免遭杀头,保全性命,还有一种说法是告诉乞丐,春节该回家过年了,不能再走家串户乞讨了。”徐先生说,这是山东一带特有的习俗,通常拦门棍要越粗的好,一直到过了正月初五,才撤下来。

“现在放拦门棍,其实就是表达老百姓心中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徐先生说,“我媳妇第一年来过年的时候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还说门口放跟棍不怕被绊着?”之后,告之缘由,媳妇方才明白。

“过年,过的其实是仪式感。” 徐先生说,用仪式感撑起的节日,除了会让人留下节日气氛的美好记忆外,更在无形中促进了中华文明的传承和延续。

融媒体记者 杨丹丹

融媒体编辑 何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