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性约束划“红线” 前瞻引领拓“通道” 《淮安市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条例》6月1日正式施行

6月1日起,《淮安市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条例》正式施行。今后,违反《条例》规定行为的单位或个人,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据悉,此条例是我省第一部专门针对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制定的地方性法规。

清江浦景区  王昊摄 

2014年,中国大运河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大运河淮安段位于中国大运河中端,全长68公里,是中国大运河全线历史最早、延续最久的河段,至今仍发挥着重要的功能。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淮安遗产区和缓冲区面积超过1万公顷,约占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面积的1/7;淮安段大运河文化遗产有42项列入全国大运河遗产保护和管理总体规划,占总规中沿线35座城市遗产总数326项的1/8。近年来,淮安科学制定大运河保护规划,深入挖掘大运河历史文化资源,充分展示大运河淮扬文化的地域特色,积累了宝贵经验,取得了丰硕成果。

为了将积累的经验固化下来,制度化探索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和利用新模式,去年,淮安市人大常委会经市委同意,将《淮安市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列入立法计划。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和法工委联合市文广旅局开展调研和起草工作,并通过媒体、网络、座谈会、实地调研等形式广泛征求意见,对条例草案不断进行完善。2月28日,该条例经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通过,3月3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予以批准通过。

漕运总督府遗址(王昊摄)

《条例》共 5 章 39 条,针对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传承、利用等方面的现状和存在的主要问题,明确了保护范围,理顺了保护职责,规范了规划编制,实行了保护名录管理,并提出保护利用举措,对有关建设活动作出限制,对违规行为明确相关的法律责任。同时,《条例》还规定要建立大运河文化遗产综合保护协调机制和责任清单制度,落实政府有关部门的主体责任和工作职责。

淮安非遗(王昊摄)

“《条例》积极回应了国家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要求,体现了时代性、突出了整体性、强化了协调性,而且保护对象更加广泛,除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还包括大运河河道、板闸遗址等其他水工遗存,泗州城遗址、第一山题刻等列入市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立法处处长周玉美介绍。 《条例》得到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委的充分肯定。淮安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蔡丽新要求,要加大《条例》的学习贯彻力度,全力建设大运河文化带,充分释放大运河之美。


融媒体记者 张娇娇 陆彦平

融媒体编辑  宋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