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掼蛋的起源与演变


  掼到浓处,砸得桌子啪啪作响

 


  南闸的优美景色

 


  几乎每个南闸人的家里都可以找到这种小鬼牌

  风靡大江南北的“掼蛋”,却鲜有人问津它的起源。上网百度后,搜索出的结果是:掼蛋起源于淮安区南闸镇,正是南闸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文化气息孕育出了这个风靡一时的纸牌游戏。日前,淮海晚报记者走进南闸,通过实地走访与考证,寻找掼蛋诞生于这里的证据,探源掼蛋的起源与演变。

  历史的追溯

  他们或是最早的“掼蛋四人组”

  8月27日,南闸镇镇政府会议室,一群年过七旬的老者(其中包括当年参与制定掼蛋规则的亲历者),向记者讲述了掼蛋这一游戏诞生的始末。

  今年71岁的孙兆成,曾任南闸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据他介绍,掼蛋的打法源头主要是来自当时镇上的两个人:一个是当时的供销社主任樊越荣(已故)、一个是当时的镇信用社外勤会计耿志昌。上世纪60年末,樊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到外地联系业务,采购商品,长期奔波于南京、常州、镇江、苏州、无锡、上海等地,接触到多种扑克牌游戏。而耿则是因为有一位叔叔在上海火车站工作,每年总会去探望两次,每次小住三五日,学会了诸如“打对门”这样的纸牌游戏。

  回到南闸后,常在一起玩牌的樊越荣、耿志昌、孙兆成、陶万智(已故)四人,将“打对门”与“争上游”、“打夯”等其他玩法相结合,创造出一种新的纸牌游戏。新游戏的总牌数由“打对门”的四副牌改为两副牌,保留了对门合作的方式,先走完为赢,这便是“掼蛋”的雏形。

  今年87岁的耿志昌回忆说,起初由于玩法生疏,大家兴致不高,便开始琢磨改变玩法。比如,增加红桃“逢人配”,提高组合牌的成功率。他们还规定,“四个头”为“炸弹”,“五个头”炸“四个头”,“小同花”炸“五个头”,“大同花”炸“小同花”,再往上还有“六个头”、“七个头”以此类推。而集齐四张大小王的至尊王牌,便以“核炸弹”命名,多大的牌都可以炸掉。

  这么一变,大家兴致就高了。一开始局限在几个好友之间玩,后来就发展到机关,此后又逐步推广到各个大队、生产队,逐渐在南闸形成了风气。上世纪70年代,与南闸接壤的乡镇如白马湖、林集,以及扬州市宝应县三阳镇,也开始玩起了掼蛋。以至于各乡镇干部到当时的淮安县开会,在开会前总要掼两把。“我在林集中心小学上过学,林集的几个同学,都到我这儿跟我学过掼蛋。我们到县里去开会,一坐下来,很多人就说来来来,教教我怎么掼蛋。”孙兆成回忆。

  “我们南闸是掼蛋的发源地是当之无愧的。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南闸的掼蛋之风开始盛行,镇上年纪稍微大些的一定都还记得。”孙兆成的说法,得到镇上70岁的退休老医生汤文全的印证。“我掼蛋早了,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的,是跟邻居学的,那时的规则跟现在差不多。”

  “掼蛋肯定是南闸最早兴起的,我自己都掼了有30多年了。”72岁的闵洪文告诉记者,他学掼蛋的时候,南闸镇还都是平房,房前屋后,几个人搬张小桌子就掼上了。

  名字的由来

  究竟是“蛋”还是“弹”?

  许多第一次听说掼蛋的人,会好奇于这一名字的由来。“掼”、“蛋”二字组合在一起,既新鲜有趣又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记者在南闸采访时发现,掼蛋的命名确实与南闸人的田间劳作密不可分。

  作为掼蛋游戏“设计者”之一的孙兆成肯定地告诉记者,尽管游戏规则还在形成与完善之中,但“GuanDan”这一发音,早在1970之前就已经在牌友们口中叫开了。

  “Guan就是掼,是动词,有摔、砸的意思。掼,来源于农活中一个动作掼麦把。”孙兆成介绍说,以前,生产队队场上有十多个刻有深槽的石磙子,小麦收割后,人们三五成群围着石磙,把扎好的麦把朝磙子上打过去,这样麦粒就很容易从秸秆上脱落,这就叫“掼麦把”。而在掼蛋游戏中,同时出几张牌的人,兴奋时多表现有掼甩的动作。有时候高兴起来,人们会把牌举过头顶,重重地砸向桌面,像极了“掼麦把”的架势。

  至于“GuanDan”中的“Dan”,一直以来,总有人在究竟是“弹”还是“蛋”上纠缠不清。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弹”字似乎更为贴切也更可信。

  据耿志昌、孙兆成等人回忆,“掼蛋”最初形成的时候,每当人们打出威力巨大的“炸弹”,动作就变得很有激情,砸得啪啪作响,就像飞机扔炸弹一样。所以,“Dan”应指火力凶猛的炸弹,“GuanDan”实为“掼炸弹”之意。但由于当时对“掼弹”的叫法没有文字记载,也没有人进行过专门研究,以至于这个“弹”后来竟演变为鸡蛋的“蛋”。

  到了2005年,淮安网的创始人杨海军等人着手开发“GuanDan”在线游戏,再次面临是“弹”还是“蛋”的问题。考虑到游戏的包装和推广,杨海军以蛋为基础元素,以笨蛋、坏蛋、鸡蛋、活珠、毛蛋、铁蛋、银蛋、金蛋等标注会员级别,将“GuanDan”正式命名为“掼蛋”,并注册了guandan.com的域名。同年6月14日,伴随着游戏正式上线,“掼蛋”这一名称就此传播了开来。

  产生的必然

  独特的南闸文化孕育出掼蛋

  那么,掼蛋为何会诞生于淮安南闸?“南闸是独具风情的南闸民歌的发祥地,而南闸人在引吭高歌的同时也酷爱游戏,特别是对纸牌游戏情有独钟。”对南闸文化颇有研究的南闸镇文化站站长金矿分析称,这或与南闸地区因地理原因导致的“自娱自乐”有关。

  南闸地处淮安区西南边缘,西南紧临白马湖,北与林集镇交界,东南与扬州市宝应县山阳镇接壤,距离淮安区政府约有30公里,属于淮安区较为偏远的地区之一。“因为偏、交通不便,当时又没有电视,文体活动也不丰富,老百姓在业余时间最大的娱乐就是打牌。”金矿说。

  南闸人早期参与的,是一种叫“小鬼牌”的本土纸牌游戏。据了解,“小鬼牌”有八十四张条型小纸牌,所以又称“八十四”。根据南闸一些现存家谱的残章断篇,以及一些老人口述,南闸的“小鬼牌”历史已有一百多年。早在清末民初,南闸新河头到黄埔滩一带,就有小鬼牌个体作坊近百家。相传,当时南闸境内全年要生产上万副小鬼牌销往各地。

  “小鬼牌在南闸几乎家家都有,现在镇上的一些小店里仍然能买到,家里存着几十年的小鬼牌也不稀奇。”金矿回忆说,在他小时候,邻居家就是做“小鬼牌”的。“当时,一副小鬼牌能卖到一斤米呢。南闸地区上了年纪的人基本都会打。”

  而据统计,从建国后到文革,南闸流行过的纸牌游戏曾多达五十多种,如“500分”、“争上游”、“打夯”等。

  于是乎,当南闸当地流传颇广的“小鬼牌”,与多种外来纸牌游戏相借鉴、融合,掼蛋的产生也就在情理之中。


(记者 陈金鑫 何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