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老淮安老街巷,河下古镇估衣街

  翻开老淮安的城市名片,我们会发现这里人文底蕴深厚,素有“一城胜迹半城湖”的美誉。而位于古城西北隅的河下古镇,就是其中的代表。也是老淮安历史文化名城的“核心保护区”之一。

  历史上,这里曾诞生巾帼英雄梁红玉、大文学家吴承恩等名人。明清两代这里曾出过67名进士、123名举人、12名翰林,有“进士之乡”之称。

  

 

  ▲沧桑的古镇老屋墙体

  在古镇的东首,有一条街巷名为估衣街。它是旧时河下古镇商业兴旺的代表,500余年的历史使得这里曾是河下古镇商业的摇篮,整条街的民居大多是民国以前的砖木结构,辅以清代的石板路面。也正因为它的名字“估衣街”一样,顾名思义,就是当年卖旧衣服的地方,这里烟火气息浓厚。

  

 

  探寻淮安老街巷

  估衣街

  ▼

  从位于翔宇大道南端的城河街往前走,清晨的古镇安静、自在。街道两旁的垂柳在寒风中摇摆身姿,排排的店铺沉浸了昨夜的喧嚣还未开门。

  冬日的暖阳洒在身上,祥和舒适。没走几步,可以看到旁边有一座桥立于护城河上。抬头往上看,估衣街就到了。

  

 

  阳光穿过高高的门牌,照在古老的石板街上,两条看门护院的田园犬坐于院落内在嬉戏打趣,清晨的老街时不时走有电动车从巷尾行来,车轮和石板街摩擦的声音,似乎在唤醒沉寂一宿的老街。有那么一瞬间,让人似乎忘记,旁边就是热闹的城区。

  

 

  

 

  ▲悠悠老街

  走在这样的老街,难免会让人想起旧时的古镇。那时的河下,经济因运河而兴,百业因运河而起,整个古镇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随船而来的船夫和陆上转运的车夫皆是劳苦大众。所以,适应他们需要的各种小吃店、面馆、饭店、米店、理发店、铁匠铺、布艺作坊像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估衣街旁。

  

 

  ▲石板街

  也许是因为旧时的气息所致,如今的老街依旧很显生气。走进街内,就被一股香味吸引,一些老街坊结伴的在前面的店内进进出出。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家百年老店——淮味楼。

  

 

  循着香味进店,老板娘热情的在招呼着客人。看了一下菜单,都是地道老淮安味道。美味诱人,不然也不会祖孙三代齐出动来吃面了。

  

 

  ▲祖孙三代

  吃完一碗地道的肉丝面,身上的寒气瞬间被逼走,整个人精神很多。告别了店家,出门往前走。老街的生活气息越发浓厚。各种香味在街巷中环绕。清早起床的大爷升起炉火开启了一天的生活,背后的百年老屋见证了一家几代人的成长。

  

 

  

 

  居住在这里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街坊,几十年如一日,他们依旧保持着最原始的习俗。这不,中午来一顿荠菜馅的饺子,是冬日里老淮安人的最爱。

  

 

  走在这样的老街,时不时可以看到清早起床的邻居们在热情的寒暄。时光虽然带走了昔日的繁华,但没有带走古朴的民风。

  

 

  

 

  在街巷的中间,一个黄色的建筑引起了我的注意。原来是新中国成立后,街道办在这里开设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许氏中医宅,目前已经被列为淮安市文物保护单位。

  

 

  一百多年的张家老宅,都是有木质板材建成,虽经历百年沧桑,却依旧坚固如初。这样的小屋代表的是较高的建筑艺术,即使从外表看已破败不堪,但走近它,依旧可以领略它当年的别致。

  

 

  

 

  当然,说起估衣街,最吸引人的当数位于巷尾的何氏展览馆,这是一个由民间搜藏家何德明先生集多年兴趣爱好,办成的一个展览馆。前后一共四间房屋,被何先生满满当当的摆满了各种珍贵的历史物件。

  

 

  我的到来,老何很是热情。他原是东南大学的老师,二十多年的高校教育经历,让他有了搜藏钱币、字画、红色记忆用品的爱好。

  每到闲暇时光,他就喜欢奔波于全国的收藏市场,在那个经济并不富足的岁月里,他用自己多余的收藏品和别人交换。日积月累,越积越多,才有了今天四间房子都装不下的收藏品。

  

 

  ▲如今已很难见到

  多年的奔波使他身体遭受重创,一场手术之后,让他知道如何能够更乐观的对待人生。钱财万物,于他而言已不再重要。

  自己身为老淮安人,收藏的这些展品又大多和老淮安有关,何不回乡,在自己家里办一个这样的展览馆,展示自己收藏的同时,还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淮安,重温红色记忆。

  

 

  于是,他辞去了东南大学的工作,回到老淮安,在估衣街自家的老宅里,开办了这样一个展览馆。将自己毕生的收藏如数展出,义务的供每一个来此游玩的人观赏。

  主要囊括一些近现代的红色史料收藏和钱币收藏。在红色的史料中,周总理的资料居多,有些资料总理纪念馆都没有。

  

 

  老何带着我一个个的看,一个个的讲解。从中国近现代的钱币,到建国后的五套钱币收藏,他都如数家珍。而一些名人字画,国共两党党内元老的字画,他都清楚每一张字画背后的故事。

  

 

  而在最里屋的红色记忆展览馆内,老何看着总理的照片,语调有些许颤抖,这些都是我们老淮安人的骄傲,也是我们国家的骄傲。他的讲解热情洋溢,我很轻易的就能感受到他对于文化事业热爱,以及对于身处于估衣街这条小巷中,颐养人生的偏爱。

  

 

  当我惊叹于老何如此高的收藏价值时,老何却摆摆手说没什么?由于场地有限,家里还有很多展品未展出。看着他的笑脸,我甚是欣慰。如果说历史上的河下古镇曾名人辈出,那今日的老何无论如何都应该算一个,因为他为我们留住了很多过往的记忆。

  

 

  ▲珍贵记忆

  告别了老何,继续往前走,王五家的薄脆饼就到了,老两口还是如年初时我见到他们时一样那么忙碌,那口几十年的炉火做出来的薄脆饼,还是一口喷香。

  

 

  不一会,已经走到了街巷的尽头。太阳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抬高了身姿。身处巷尾的街坊们都晒着被子。一个老人推着三轮车,卖着自家田头长的蔬菜,清脆的声音划破了宁静的老街,古镇的人们,靠着一份勤劳,给自己一份自足。

  

 

  回首相望,这里依旧可以寻觅到旧时的踪迹。那些精美的过当,极具艺术价值的砖雕,和一道道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味,都是这条老街留给我们的记忆,让人难以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