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停车位可否“社会共享”,大家这么说……

  心急如焚地带着孩子去市妇幼保健院看病,跟着长长的汽车“长龙”,好不容易排到了医院门口,却被“无情”地告知:对不起,现在没有停车位了;双休日,全家开开心心地去淮海广场逛街吃饭,可是想找个停车位,就没那么“开心”了——车子一圈又一圈地转,好心情也被“耗尽”在路上……就在几近绝望的时候,柳暗花明了起来——前方有一个小区,还有多余的车位。停,还是不停?

  ●现象一:

  逛街看病车主“盯上”了小区车位

  一到出行高峰期,城区的商圈、医院等人流量密集的地方,停车难就格外明显。公共停车位不够用又不能乱停乱放,于是去周边小区看看有没有空车位就成了很多“精明”车主的选择。水渡口广场万达商圈是个车位紧张的地段,停车问题一直困扰着许多私家车主。“尤其是晚上的吃饭时间,附近环宇路两侧车位几乎全部停满,想找个地方交10元停车费都没有机会。”昨晚7点多,在万达广场北侧的环宇路路边,刚刚见缝插针停下车的沈先生对记者说道。而万达广场住宅一期的地下车库入口,正好面对着环宇路,如果在停车高峰时段临时对外开放,是否可以缓解此处车位紧张的情况呢?

  带着这一问题,记者询问了该车库门口的保安。“只有业主的亲朋才可以进去临时停车”,该保安指了指墙上的收费说明告诉记者。记者看到,“说明”上明确写着,“一小时内免费,一小时以上两小时以下收费5元,两小时以上三小时以下收费10元,三小时以上收费20元。”该保安还强调,这是经业主委员会研究决定的,就是为了严格控制外来车辆,“小区地下车库配比严重不足,不能再让外面的车进来了,就算是来走亲访友的,也要业主本人亲自带进去。”

  ●现象二:

  向外来车辆收费有些太随意

  家住清江浦区的陈先生最近带着宝宝去市妇幼保健院进行体检,因为医院停车难,几经辗转,他无意中发现临近市妇幼保健院的清浦防疫站宿舍大院里有停车的地方。

  陈先生说,第一次去防疫站宿舍停车时,“车刚开进院子,就有一位老太太过来指挥我停车。”起初,陈先生及家人还以为老太太是个热心人,还挺感动的,没想到车停好后,老太太开口就要10元钱停车费。陈先生环顾四周,发现小区里既没有物业岗亭,也没有停车收费标识,而老太太既没穿工作服也没有工作证,“就是在坐地收费、乱收费”。原本,陈先生想和老太太理论,但因为赶着去挂号,就把钱给了,“虽然知道她收费不合理,但车停那,给了钱,至少心里踏实些。”

  这两天,陈先生又带宝宝去市妇幼保健院看病,在找不到车位的情况下,他再次去了防疫站宿舍停车,“这次老太太收费是五块钱。”对于两次金额不一的停车费,陈先生表示质疑,“在医院周边能找到停车位,这是幸事,哪怕收点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收费应该有标准、要公示,否则谁都可以拿个小板凳进行收费,而且是想收多少就多少,这个就很不好了。”

  对于陈先生反映的情况,记者日前采访了防疫站宿舍所在的新民路社区。社区相关工作人员介绍,防疫站宿舍是无物业的托管小区,小区的自有车位远不能满足小区业主的需求,老太太的确是小区居民,同时也是小区的车辆管理人员,“因为经常有业主向我们反映,车位被外来车辆占了,于是我们请她协助管理小区车辆,保障小区业主的车位。”该工作人员说,至于老太太向外来车辆收取停车费,社区并不知情,并表示会立即制止其行为。

  ●核心问题:

  车位“社会共享”面临诸多难题

  小区车位能否通过商业化形式实现“社会共享”?社区记者走访水渡口中央商务区、淮海广场商业区以及城区存在停车难问题的几大医院后发现,这个问题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且至少存在三大类问题:一是安全管理问题,对于小区来说,允许外来车辆进入小区对居民来说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二是成本问题,小区车流量的增加必然增加物业人员的工作量,同时外来车辆的进入也需要一定的设备投入,由此产生的设施及人力成本能否抵得上“社会共享”增加的收益,也是一个问题;三是产权和收益问题,将小区车位进行“社会共享”,需要经过业主许可方可进行,由此产生的收益,应该如何使用分配,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社区记者在走访调查中还发现,对多数业主来说,车位并非不能对外开放,他们关心的是自己“能否优先使用”以及“共享车位”后的收益分配问题;对物业来说,他们更在意投入与产出是否相匹配;另外,对想要停车的车主来说,小区车位的便捷、经济,是他们的最大诉求——既要有的停也要考虑其经济性。相关主管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小区车位对外开放,对于日益紧张的停车资源而言,不失为一种好的解决办法,关键在于如何做到使用的有序和有效,这需要大家一同去探索,“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业主、物业、外来车辆车主三方能找到一种合作共赢的举措,实现车位资源利用的最大化。

  ■社区记者 潘晓晔 李吉华 伍树燕 朱昭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