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下千年 生机永续

  掌上淮安讯 行走在悠长静谧的河下古镇的青石板路上,旧式的店铺和民居渐次铺开,古朴而简约。有别于其它古镇,在这并不太喧嚣的古巷中,人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修复或复建的名人故居,领略到的是浓郁的非遗文化。

  “这里最值得书写的不是商业与繁华,而是人才,以及他们身上所体现的精神。”河下,作为大运河沿线最古老的古镇街区之一,灿若星辰的历史名人以及历代名人所诠释的担当、包容、创新文化,塑造出河下特有的气质,成为千年古镇永葆生机、焕发时代光彩的灵魂。

  运河不息 古镇永存

  “小大姐上河下坐南朝北吃东西”。坐落于河下古镇上的文楼,是一家百年老店,被镌刻在店内柱子上的这则上联妙笔生花,读来令人回味悠长。也正如此,慕名而来的食客,纷纷对河下这一名字的由来心生好奇。

  河下,因何而来?淮安区文史专家金志庚在《邗沟的开凿与河下的兴起》一文中写道:邗沟的开凿,沟通了长江与淮河,成为连接南北的交通水道,也带动了沿河两岸的城镇村落的繁盛。但邗沟由扬州到淮安的淮河边,当时未能向北开通,船舶到了末口要入淮河,只能盘坝入淮,使得古末口成为商贾船员入淮的必经之地,聚集之所。于是,作为末口北辰坊一部分的河下,逐渐成了一座繁华的小镇。河下因邗沟而生,由此兴旺,至今已有2500年的历史。

  “你看,这么长的古老条石,真的很珍贵。”淮安区政协文史办副主任叶占鳌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河下古镇人。这位生在河下、长在河下,在河下古镇还有老宅子的文化人,对河下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均有着特殊的感情和深入的研究。叶占鳌带着记者来到古镇南入口,沿着古老的条石台阶拾级而上,边走边介绍。“毫无疑问,这些都是运河上‘漂来’的石头”,叶占鳌说,淮安本地是没有大型的条石可供开凿利用的。而斑驳无声的石头也诉说着河下曾经的辉煌与繁华。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大运河最早一段、邗沟的北端点末口处河道早已改道,留下的只有一块遗址碑刻,但因运河而兴盛的河下古镇虽历经千年风雨洗礼,却依然与绵延不息的大运河紧密守望。

  因邗沟开凿而生的河下,隋唐和北宋时期是隋唐大运河沿线重要的城镇之一,也是江南漕粮北运洛阳、开封等城市的必经通道。

  河下繁华的鼎盛期出现在明清时期。“十里朱楼两岸舟,夜深歌舞几时休,扬州十里繁华景,移在西湖嘴上头。”明弘治年间,诗人邱浚在《过山阳县》中这样描写河下。明清时期,河下成为淮北盐的集散中心,由于淮北盐运分司迁到淮安河下,以致“产盐地在海州,掣盐场在山阳”,河下成为盐运必经之地。彼时,晋商、徽商及河南盐商纷纷迁居河下,使河下迅速成为闹市名区。

  名人辈出 文脉延续

  定居于河下的盐商们腰缠万贯,且高度重视对子弟的教育,宿儒名士也乐于选择其子弟进行授课,故河下人文蔚起,科名相望,仅明清两代就出了67名进士、160名举人和贡生。

  “河下的名人真的是灿若星辰。”叶占鳌说,在这块不大的地方,就孕育出《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抗倭状元沈坤、巾帼英雄梁红玉、国学大师阎若璩、道光帝师汪廷珍、医学大师吴鞠通、民族英雄关天培等文豪武杰。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批名人引领、塑造着一个区域的文化和精神。文史界人士在研究河下名人文化时认为,名人辈出的河下可以概括出包容、开放、创新、担当、隐忍、图强等多种文化精神,其中尤以担当、包容和创新的精神最为显著,这些构成了河下的文化之魂。

  在河下,担当文化诠释着崇文尚学的河下人的家国情怀,这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包括随夫从征抗金的巾帼英雄梁红玉,组织乡勇抵御倭寇的状元沈坤,民族英雄关天培、左宝贵等。叶占鳌认为,他们虽处于不同历史时期,面对的是不同的重大历史事件,但都做出了顾全大局、报效国家和民族的人生抉择,做出了有益于国家和民族的大事。

  河下是包容之地,无论是作为运河转运枢纽还是盐商聚集富庶之地,南来北往的文化在这里交融、碰撞,孕育形成了包容天下的品格。这种品格呈现在一位位从河下走出来的伟大人物的身上,彰显在治学修身之中,如近代农学家、教育家、考古学家、金石学家、敦煌学家、目录学家、校勘学家、古文字学家罗振玉,其治学兼收并蓄,成为现代农学的开拓者,近代考古学的奠基人;再比如阎若璩,不仅精通经史,而且“于地理尤精审,凡山川、形势、州郡沿革,了若指掌”。他所著《四书释地》等校正了前人对许多古地名的错误认识,被后人称为历史地理学中的佳作。

  叶占鳌说,作为创新文化的代表,吴承恩创作《西游记》的过程中通过创新思维,写出了富有科幻的故事,却又被后世所印证,如火眼金睛与微光夜视、光学望远显微技术;闭水法与潜水衣以及“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砍不烂、烧不化的猴精与现代机器人;如意金箍棒与激光等现代远距离杀伤性武器……出生在河下的吴鞠通是温病研究的集大成者,其所著《温病条辨》既汲取了历代名医著作的精华,更有自己创新性的总结。

  拥抱时代 续写辉煌

  “鲜不过杂碎,香不过茶馓。”淮安茶馓至今在人们的餐桌上仍占有一席之地。作为岳家茶馓制作技艺第九代传承人,岳云飞已经营茶馓三十余年。“这里原来就是个菜市场,现在多好了。”岳云飞的茶馓作坊地处古镇北入口,现在生意兴隆。他说,现在游客多了,生意是越来越好,儿子又通过互联网把茶馓卖到全国各地,“网售占了一半多。”岳云飞认为,要是没有河下和大运河这两块金字招牌,茶馓恐怕不会这么受待见。

游客在河下古镇程公桥游览

  步入新时代,古镇焕发出新的生机。唐玉庭告诉记者,古镇历史文化底蕴就是个取之不尽的宝贵财富,近年来,我市通过规划建设里运河文化长廊,在河下古镇建设萧湖文化旅游区,拓展了古镇的内涵和空间,提升了古镇作为新的旅游载体的品位和业态。自2014年以来,河下在萧湖文化旅游区修缮和新建了13座古建筑、20座桥梁、1600平米马路,投入2000万元实施绿化提升、清淤净水工程。2016年下半年,又投入5000万元实施了萧湖灯光表演和水舞灯光秀工程。

  淮安自古就有“一城古迹半城湖”的美誉,位于运河之畔的萧湖、勺湖、月湖并称为“淮上三湖”,其中萧湖紧邻河下与里运河。“提升之后,这里将成为河下古镇景区的一部分。”唐玉庭说,目前通过业态招商,已签约引进北京万丰小吃城等商家进驻,计划开设50多种特色小吃,同时把非遗项目融入街区之内,打造融传统与现代为一体,历史与现代交相辉映的小镇街区。

  在河下,淮阴工学院双创基地的牌子早已进驻。如今,依托淮阴工学院文创院系及20多个国家级科技示范点和文化团队建起的河下文博城初步落成。在成片的青砖红瓦的古朴建筑群里,一座开放式、智慧型、有特色的现代产学研高度融合、创新创业氛围的景区基地即将投入使用。

  徜徉在河下,古朴与现代交融,处处孕育出新的希望和精彩。千百年来,河下变亦未变,变化的是老街古镇局面的容颜,不变的是河下及河下人敢于担当、包容天下、创新图强的精神。

  传承文化 弘扬精神

  漫步在古镇及附近的街区里,吴鞠通、吴承恩、沈坤等一批名人故居,处处散发出文化的气息,而驻足品位,不自觉地让人领略到河下名人所承载和值得弘扬的包容天下、崛起图强的精神。

状元府

  “状元府是去年10月开馆的,头一个星期就吸引五六万人来参观。”按照做旧的风格,河下古镇“沈坤状元府”以实物展陈和声光电等现代手段,活灵活现地再现了河下状元沈坤在丁忧年间,组织乡勇抗击倭寇的历史画卷,爱国和担当的精神在这座近似博物馆的复古建筑群里得以传承和弘扬。

  吴承恩和沈坤打小就是同窗,深受河下文化的熏陶。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吴承恩故居位于河下的北端,与位于南端的沈坤府邸相距并不远。在河下,还有吴鞠通中医馆等一大批名人故居,通过修缮保护和做旧如旧的方式,它们得以活态传承。

  保护在河下古镇是一以贯之的。古镇南北的湖嘴大街、竹巷花街青石板两旁的古建筑,大多是明清时所建,古建筑和青石板里,透着说不尽、道不完的河下故事。

石板街

  据介绍,为更好地保护、传承与利用河下文化资源,淮安区成了文化旅游开发中心。该中心办公室主任唐玉庭介绍说,自十多年前开始,淮安区就在河下实施了开挖疏浚城河、老市河古镇河道,修复老街和重要遗址遗迹等工程。目前,河下青石板街已经成为全国最长的古石板老街,建成沈坤状元府、吴鞠通中医馆、梁红玉祠等20多处特色人文景观。

全媒体记者 江安 王磊/文 江安/图

通讯员 吴庆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