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父亲侍弄最多的一种花卉

  月季是淮安的市花,也是父亲侍弄最多的一种花卉。父亲很爱养花弄草,但从没有养过什么名贵品种,上世纪八十年代,君子兰曾有过十多万一盆的辉煌,对父亲来说,是遥远的传说,也是不可思议的神话。

  父亲种的花多数以“草花”为主,那时家里住的是平房,门前有一块空地,为了美化自己居住的环境,父亲会四处移一些草本的花草来种。记得在房前,父亲种满了一串红、鸡冠花、韭菜兰,当然还有月季花。和草本的花草相比,月季花算是比较上档次的品种了,月季花有些像灌木,可以持续生长,年年开花,整棵花株越长越高,越长越茂盛。父亲在修剪花枝的时候,从不浪费,顺手就把剪下的枝条插入土里,浇上水,花枝就活了,就能够生根发芽。一年一年,家门口逐渐长出了一片几十棵的月季花。

  外公是喜欢花的,去另一个城市看外公,父亲学会了花卉的嫁接技术,回来就在月季花上做实验,把不同的品种相互嫁接,终于在一棵花上可以开出不同颜色的月季花来。如果是去外地,只要有机会,父亲总是想办法把自己没有的品种弄到自己的花圃里来。记得,他从南城的外公家移栽了凌霄花,在扬州疗养的时候,自己主动提前回来工作,但不忘把疗养院的一种水芭蕉的小芽带回来。后来,这棵水芭蕉在花圃里面长得很大很大,有一年甚至结出了芭蕉。单位同事喜欢的就来刨一棵小芽,种到自己的院落里,几年下来,兵团大院的很多门前屋后都生长着高大茂盛的水芭蕉。地雷花、一串红、鸡冠花在秋天来到的时候,花冠处就结出了种子,父亲就把这些种子收集起来,来年春天撒在地上,夏天就是一片生机盎然的花的海洋。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时令花卉,比如,秋天的菊,比如,冬天的水仙,记得每逢这个时候,父亲就会到附近的花卉市场买回来,自己重新填土装盆,然后家里摆放几盆,还带几盆去办公室。我看过几张父亲在办公室的留影,那些菊花,那些水仙花,都和他一道定格在我永恒的记忆之中。

  父亲下班之后的业余时间,总是搬花弄草——是的,不经过精心的维护,是开不出那些美丽的花朵的。苏北的冬天是很冷的,父亲在西北风到来之前,会给花穿上冬装。水芭蕉,以及一些耐寒性差的花卉,父亲会用塑料薄膜一棵一棵套起来,防止被冻坏。而一些盆花,如万年青、金丝荷叶,则从露天室外请到了家里,和家人一起在屋里过冬。不过,最高兴的是,有一年,父亲竟然忽发奇想,在门前种植了一大片的葵花,葵花长得很高,很密,估计父亲是下了血本的,地上一定撒了很多葵花籽。那葵花籽是黑龙江支边的亲戚用小布包寄来的,个个籽大饱满有油。那年夏天的葵花,长得比我人还高,在收获葵花籽的时候,那年夏天还在葵花杆上捉到很多知了。葵花也叫向阳花,它的“脸”总是向着太阳转的。葵花籽,是那时看电影的必备零食。

  月季被故乡定为“市花”的那一年,市里要搞一个花卉展,各个单位都要摆出自己的展台。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我父亲头上。为了给单位争光,从来不甘落后的父亲几乎早出晚归,忙着展台的策划布置。整整忙了十天半月,终于按照他的设想,把展台布置了起来。我记得,他的主要设计是两只“龙头”喷水,而“龙头”是他联系单位下属的汽修厂打造的。月季花一度洛阳纸贵,各单位都在找月季花,市里已经到了有钱也买不到的境地。为了给单位添彩,父亲主动“征用”了自己辛苦种了多年的月季花。半天时间,房前的月季花全部移走,一棵不剩。看着空空的花圃,看着翻起来的泥土,平时并不多在意这些花卉的我,感到十分失落。现在想来,父亲更有同感吧。那年评比,单位得了一个不错的奖次,我分明记得,父亲还站在自己搭建的展台前快乐地留了个影。

  陈武

  全媒体编辑 蒋梅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