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河下,体验桐园的文气和文脉……

  是一个秋天。

  秋天的气氛是热烈的,又是沉静的。

  在这个秋天的早晨,我们正在去往一个从未去过、甚至从未听说过的地方——河下。

  河下是淮安市淮安区所属的一个古镇,很小,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的名气,至少我在去河下之前,是没有听说过河下的。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往这个陌生的不知名的河下呢。

  一定是有一种缘份吧。

  或者,是有一种我们暂时还没有感受到的吸引力吧。

  所以在去往河下的路上,我们的情绪就像这个秋天,既是兴奋的——因为河下是未知的,是可以尽情想象的;但又有点欲说又止的意思——因为我们还没有认识河下,我们还不知道应该对河下说些什么,所以,路上的气氛,也是热烈而又沉静的。

  路程并不遥远,还没等我们回味和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河下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了。

  来河下之前,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而已,但是等我们踏上了河下的土地,一眼望着河下古镇上这条狭窄而且并不很长的古街,我们看到的它,仍然是普通的,但却在那一瞬间,我们被它的气息所打动了,被它的氛围所萦绕了。

  在这个秋天的早晨,我们一群人,来到这条古街,但是我们并没有打乱这个安静的世界。这个地方有它自己的气场,这个气场,我们是打不乱它的。

  走在河下的老街上,我们说话声音放低了,连脚步都是悄悄的,好像生怕惊动了什么。此时此刻,我们在现代生活中浮悬起来的心,闲定下来了,我们的毛燥的情绪,变得安稳了,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踏实,那么的淡定,那么真实可靠而又那么的富有诗意。

  我们和本来不相识的河下正面相遇了,我们才知道,原来河下是不普通的,或者说,在它的平凡而普通的外表之下,蕴含着十分丰富的内容,饱藏着令人惊叹的秘密,我们才知道,原来早在2500年之前,就有了河下。历史在这里驻过足,留下过痕迹,今天我们站在这里,虽然面对的是经历过千百年风雨洗礼的河下,但是我们不难想象,曾经的108条街巷,曾经的44座桥梁,曾经的102处园林,曾经的63座牌坊,曾经的55座祠庙……我们能够想象出这里曾经的发生的故事、传说,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曾经的辉煌……

  我们在河下的老街上行走,我们已经感受到,历史名人、文人的精神气仍然在这里飘逸,韩信,枚乘,吴承恩……他们的身影融入在河下的空气之中,镌刻在古街的每一个角落。

  就这样,我们沿着河下的这条不长的古街,一路往前,我们走到了桐园。

  桐园是清代女作家邱心如娘家老宅的后花园,我们来到的时候,桐园早就在等候我们了,也许我们无法了解,邱心如长篇弹词《笔生花》,是不是在桐园里写就的,但是我们知道,邱心如和桐园是互为一体的,邱心如的成长,和桐园是有着密切关联的。

  我想,这就足够了。

  所以,在时间过去了三百年后,就在邱心如生活过的地方,就在桐园,邱心如女子文学研究会诞生了,在淮安、在河下生活和工作的今天的女子们,如季玉、如范小梅,她们的生命中,毫无疑问会刻有邱心如的印记,于是,她们自发地走到了一起,走进了桐园,在这里谈论邱心如,在这里创作文学作品,于是,她们虽然身在桐园,目光和思绪却走得很远很远。

  无论生活的路是艰苦辛劳充满荆棘,还是铺满鲜花洒满阳光,无论是年过不惑,还是花季少女,无论是创作多年,还是刚刚起步,邱心如女子文学研究会的姐妹们,因为有了文学的相伴,她们是那样的鲜活,那样的滋润,对生活充满了信心。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女性,现实压力大,需要渲泄,舒缓,排解,面对严酷的现实,女性更需要有梦幻、有浪漫、有空间,不让内心完全被物质所填满,希望在精神世界中保留一片天地。

  于是,文学就在这里等待她们,文学使她们精神富有,让她们体会到,有文学相伴的人生是不一样的人生。

  我们没有更多更深入地去探知,在历史发展和时代变迁的过程中,桐园曾经经历了什么,曾经变成怎么,但是我们看到,今天的桐园,回归了它的文气和文脉,在这个小小的四合院,感觉就像是这个秋天,既热烈,又沉静,热烈的是我们的内心,沉静的也是我们的内心。

范小青

  全媒体编辑 严正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