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熬到夜里11点,亲子作业,家长除了吐槽,还得硬着头皮上

掌上淮安讯  这几天,一些市民的朋友圈里被各种“手工灯笼”刷屏了,奶爸宝妈为了完成幼儿园布置的万圣节亲子作业,又使出了浑身解数。“为了促进亲子关系,幼儿园布置一些亲子作业无可厚非。然而,现在的亲子作业难度日益攀升,大多数的孩子根本无法参与其中,让家长叫苦不迭。”一位幼儿园学生家长说,不过吐槽之余,她还是不得不完成任务,以应对学校的检查和评比。

专家表示,一方面家长不应该越俎代庖,如此亲子作业就失去了亲子互动的意义;另一方面幼儿园应减少功利性评比,还亲子作业童真。

手工作业太复杂,已经成了不少家长下班后的负担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不少幼儿园都会布置亲子作业,制作贺卡、养乌龟、鸡蛋壳作画……花样百出。虽然名为“亲子作业”,但多数家庭都是由家长完成,有家长表示亲子作业已经成为下班后的负担。

“本周五园里有活动,请家长帮孩子准备万圣节的衣服、面具、魔法杖、南瓜灯笼。”看着幼儿园微信群里的通知,唐云知道她的新任务又来了。唐云的女儿在清江浦区某幼儿园读中班,“开学以来,手工飞盘、树叶画、国旗、月饼,各类亲子作业轮番登场,每个星期要做两三次手工”唐云坦言,为了孩子的亲子作业,她已经变身手工大师。“中秋节时幼儿园布置做月饼,国庆节时布置做国旗,重阳节时布置录敬老视频,眼下又快到万圣节,各种整蛊的玩具又要准备了。”唐云告诉记者,每次幼儿园布置手工作业,家里基本没有现成的材料,有的可以在超市里买到,有些材料真的要跑遍五金市场才能备齐。而制作过程更是苦不堪言,如果碰到哪天要做手工,晚上基本要熬到11点。绝大多数的亲子作业,因为太复杂,她的女儿很少参与。“感觉我成了幼儿园的小朋友,还要完成老师的家庭作业。像我们这些手拙的家长,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完成了任务,效果也是差强人意。总体感觉家长做这些,真的是又难又无意义。”

 “颜值”比拼,功力评比让孩子和家长很受伤

全家齐上阵好不容易完成了亲子作业,孩子带回学校,在评比过程中,不少孩子和家长再一次“受伤”。

家长夏梦说,幼儿园的一次亲子活动中,老师要求父母和孩子用鞋盒做一个小汽车。“我们特意让孩子自己动手做,不要对大人形成依赖,最后的作品虽然颜值堪忧,但也符合要求,孩子也很有成就感。不想拿到班级,在一堆精美的作品面前,我们的作品只拿到了三等奖,其实就是最差的。为此,孩子难过了好几天。”

采访中,部分家长坦言,像木工、机器人制作等难度较大的手工作业,通常都是由大人代劳,或者直接去网上购买。然而,在学校的评比中,这类“精美”的作品却比真正的“儿童作品”更受青睐。甚至有家长提出质疑,“难道在老师的眼中,孩子辛苦做的手工还比不上家长代劳的?

随后,记者从城区一所幼儿园了解到,不少幼儿园教师也清楚“精美”的手工作品多是由家长代劳的事实,但有时为了应对上级部门的参观、考评,展示良好的校园形象,着实给家长和孩子增加了不合理的负担。与此同时,家长的攀比心态也助长了不良风气。“很多家长希望孩子各方面都很优秀,就连手工作业也要争第一,越俎代庖的现象也就越来越多。”

然而,相比“甩包袱”式的亲子作业,有些学校的做法受到家长认可。家长张女士说,孩子就读于淮阴区某公办幼儿园,老师要求孩子回家制作树叶画,但幼儿园已经提前准备好制作树叶画的所有材料,在家长的陪同下,孩子只需要胶水就可以完成。不追求过度精致,孩子能在充分参与的过程中学习技能。

让亲子作业回归童真

对于花样百出的亲子作业,受访的两位位幼儿教师都表示,亲子作业的初衷是亲子互动促进亲子关系,让家长参与进孩子的学习成长过程,而不是让家长包办。

“但问题是,我们的幼儿园教育,无论是思维观念还是行为习惯,都深受应试教育的影响,过分追求名次和分数,不由自主地催生了不少奇葩作业。”淮阴师范学院讲师王帅说,家长越俎代庖,一方面因为这类亲子作业难度超出幼儿园孩子的能力,他们无法独立完成;另一方面在于缺少标准化的评价体系,老师对作业好坏的评价往往不是注重孩子的完成过程而是结果。亲子作业一旦成为评比的对象,这样的作业再多、父母做的再好,也失去了教育的本意。

“家长们也应该摆正心态,不要让其成为心理负担,把重点放在过程上;幼儿园也应该考虑到孩子的年龄特点,做一些能让他们参与进来的亲子作业;更不要拿孩子作品进行评比。”

融媒体记者 张红

融媒体编辑 何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