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敬老院 他温情守候32年——记盱眙县桂五镇敬老院院长李银江


      32年前,在当时盱眙县高庙乡有一片4.2亩的荒地,杂草丛生。30岁的李银江受命,用90天时间将一片荒地建成了盱眙第一所敬老院——高庙乡养老院;32年间,高庙乡改名桂五镇,敬老院扩大了10倍,从当初的16张床铺增加到126张床铺,大门口又增挂了“盱眙县桂五镇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牌子。“还会继续扩建,建成一个宾馆式的养老服务中心,让更多的老人享受到更优质贴心的养老服务。” 年过花甲的李银江,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告诉记者,镇政府已经请了东南大学的专家为敬老院做发展规划。

4.2亩荒地上建成敬老院

32年前,国家对于农村五保老人实行的是政府出资,分散赡养,老人或单独生活或和近亲属生活在一起。1986年前后,由市县两级政府出资,盱眙县在乡镇开始推行由集体举办敬老院,对五保老人实行统一照顾和安排。1986年5月20日,通过盱眙县公开招聘考试,李银江卸任四桥村支书,成为乡民政会计,风风火火地踏上了民政服务之路。但是到岗不久,乡里就交给他一项重要任务——筹建敬老院。

6月6日,乡里圈了一块4.2亩的荒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吴永康对李银江说:“你干!踏踏实实干,就在这个地方给我干出一个样子来!”李银江接下了任务。9月25日,这里建起11间平房,8间用于宿舍,3间厨房,还有一座有4个蹲位的厕所。

房子好不容易建起来了,没想到,“想让老人来这里,可给我费老劲了!”32年后谈起往事,李银江依然感慨万千,“老人有恋土难移思想。看我年纪轻不相信我,‘你给我骗到敬老院,我来了,好了,我巴不求得;如果不好,我再回到家没脸见人’!”

李银江背年迈五保老人就医

为了打消老人们的顾虑,李银江向五保老人保证,“你们到敬老院来,包吃包住,有病包瞧,我就拿你们当父母,我就是你们的儿子,给你们养老送终!”他跟老人约定,到敬老院过上几天,如果觉得不好,他马上找车子把他们送回来。就这样,第一批来了7个五保老人。1986年10月1日,乡敬老院如期举行了成立仪式,李银江兼任院长。

信守承诺为老人养老送终

1987年11月8日,76岁的李奇山去世。这是在桂五镇敬老院去世的第一位老人。李银江在敬老院设了灵堂,戴上黑袖章,守灵3天,还把妻子带过来,磕头、烧纸。出殡的时候,按照当地风俗,请来吹鼓手,给逝者引路。他的这一举动,信守了当初的承诺,也让敬老院的老人们更加放心了。但李银江的父母不乐意了。

“乖乖,银江啊,我跟你妈还没死呢,你倒先给人家做孝子给人家戴孝守灵了!”守孝结束刚回到家中,父亲便责怪了起来,李银江说,他当初答应过给人家做儿子的,现在就必须按照儿子给父亲料理丧事的规矩去操办。

32年来,先后有69位老人在桂五镇敬老院去世,李银江一直遵照承诺,为每一位去世老人“做孝子”。李银江还专门设了追思堂。每逢清明、冬至、春节,他本人必去祭祀,平时闲来,他也会进去看一看,回忆回忆老人的过往。他要让活着的五保老人看到,敬老院就是一个大家庭,他们活着,有家的温暖;他们“走了”,也会有人上香、磕头,有人献花。

老人有的成了万元户有的找到黄昏恋

在桂五养老院里,有块养生养心的“农疗园”。用李银江的话说,老人一辈子劳碌惯了,到敬老院以后闲不住,还容易闲出病来。于是,他利用养老院的空地,种地种粮,让愿意劳动的老人活动筋骨。无论烧水、浇花、种菜、喂鱼,都能挣工分,工分还能换成钱。

李银江和敬老院老人在菜园里收菜

“我们这里有好几个老人,靠赚工分成了万元户咧!”李银江开心地说,“蔬菜根本吃不完,都送到镇里去,免费发放给村里的低保户。”

起初,敬老院经费紧张,护工也不好找,李银江探索“以老养老”。比如有个老太,打开水比较吃力,他就安排个大爷:“你去给张奶奶打个开水!”这个老头不会洗衣裳,“张奶奶,你经常给李爷爷洗洗衣裳!”身体好的照顾身体差的,年龄轻的照顾年龄大的,久而久之,他们在敬老院就找到了爱情,找到了黄昏恋。李银江看出来了,就有意撮合。到目前,敬老院先后有12对老人结成夫妻。

学习香港经验建起养老服务中心

2014年9月,省民政厅安排李银江到香港考察敬老院,他7天跑遍了香港7家养老机构。在回来的飞机上,李银江就琢磨开了。

2014年12月20日,镇政府在敬老院门口挂出了“桂五镇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的牌子,探索市场化养老之路。牌子挂出第五天,就有人找上门来。

一个老奶奶骨折,吃饭要人喂,上厕所裤带都解不开。李银江想:“这是我的第一笔生意哎,我要以服务为主,不赚钱!”他跟老人的儿子说,行,你把她送来,我们给她喂饭,伺候她洗澡,每月600块钱。3个月,老太病好了,回家了……

截至目前,桂五镇敬老院已经收养了30余名社会老人。盱眙县卫计委特意将一所社区医院建在了敬老院里,“房子盖好了,内部装修好了,医生们很快就要入住了。”李银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老年活动中心也快要装潢了,“市里出的钱,里面有家庭影院,茶吧、图书馆、棋牌室,设施齐全着咧!”

李银江也已经60多岁了,还没打算从敬老院院长的岗位上退下来,“等到70岁,我这里不收到500个老人我不去家!”他喊出了自己的目标。他说,镇政府请了东南大学的专家为敬老院做了发展规划,要建成宾馆式的养老服务中心,让敬老院逐步走向公办民营,逐步推向市场,成为老人们最安逸的家。

据了解,2016年全市所有敬老院已完成乡镇“养老服务中心”挂牌,有条件的逐步开展社会老人收养,满足农村老人养老需求。

融媒体记者 何剑峰

融媒体编辑 李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