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高高举过头顶的人

我的父亲小时候家里很苦,兄弟姐妹很多,作为老二的父亲却只读了两年书,就帮爷爷奶奶照看弟弟妹妹,打打渔,还在生产队里做小工。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父亲那一辈人经常挨饿,他们吃过观音土,吃肉也只能在年三十的时候。他告诉我,小时候他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每个周五下午在村子里通往城里的公路上等待着在城里上学回来的大伯,因为大伯会把每天省下的口粮等到周五一起打回来带给弟弟妹妹分享。

父亲没有读太多的书,却是很有头脑。上世纪80年代初,父亲就会做废铁回收的生意,家里的生活也比较好了。1984年弟弟出生的时候,我们家里就盖起了两层楼房,在村子里第一个买了电视机。记忆中的夏天这个时候,村里的人都会像看电影一样来我家看电视,好不热闹。父亲每一次进城卖货就会带上我,给我买好吃的,还带我去玩,记忆中父亲对我们的爱如母亲般细腻温润。小时候没有电风扇,夏天我们只能在楼顶纳凉,睡迷糊的我爬起来摔下楼,那个夏天大难不死的我幸好只是手骨折了,而父亲背着我乡下城里的跑了一个夏天。转眼我到了读书的年纪,那个都是小帆布绿色书包的孩提时代,而父亲送我的这个红色皮书包在那个年代又是多么珍贵稀有!一年级的时候,我得了三好学生奖状,父亲在午后堆粪,我把奖状递给父亲,他丢下钉耙夸奖着把我举过头顶。

父亲爱我们,但对我们兄弟姐妹为人处世方面要求很严格。小时候我拾到一块被风吹落的手帕,父亲坚决让我送回去,说不是自己的东西坚决不能要,严厉地批评教育了我。小时候家里的农活都是父亲教我们兄弟姐妹做,他说不会做,但要学!这个精神在我以后的学习和工作中一直受用。

初三那年中考,我差了几分落榜了。那时候因为父亲的生意被骗了,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可是父亲说,书还是要读。第二年,我考上了一所医学校,父亲送我去报到,很远。山路重重,记忆中每一次开学乘车去学校,父亲都是起得很早,给我准备早点和一些吃的,然后把我送到车上,车子启动了,他还没有吃,一直盯着车子远去……而我每一次都会泪眼迷离中不舍地离开!

毕业后,我阴差阳错去幼儿园当了老师。工作一年后,我在父亲的支持下创办了家乡的第一所幼儿园,因为乡下居住分散,很多想上幼儿园的孩子却嫌上学路远,而父亲蹬的一辆小车就成了我幼儿园的接送校车,就这样父亲一直帮助着我,在他生病前的一个月里,他还把幼儿园里整个地面刷了一层彩漆,而我就这样一直自私贪婪地享受着父亲对我的爱。

生活中有争吵有矛盾,父亲从不会偏袒我。遇事总是给我讲道理,让我换位思考。爷爷生病在床,他用实际行动教会了我百善孝为先,他给爷爷洗澡搓背,洗很脏的衣服,端茶递水。父亲给我们的影响远远不能用几句话能说完的,他生病后,我一直忙于工作,至今愧疚于他,没能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多陪陪他。

父亲一生正直善良,性格刚直,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他走的那个早上,眼里都是泪水,紧紧地攥着我的手,心中有着太多太多不舍……

龚金玲/文

融媒体编辑 张晓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