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花香里话改革——石广跃见证淮安水稻种植40年

      10日,在淮安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研究员石广跃从办公室的柜子里,拿出他正着手研究的稻谷品种,金黄色的稻谷被他视如珍宝地装在瓶子里。几年前,石广跃等五人研究的“稻麦秸秆持续全量还田下机插稻高产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获得淮安市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但如何通过研究稻谷品种,克服稻秸秆全量还田带来的副作用,实现环保与经济效益双丰收?石广跃探索的脚步从未停歇。作为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农业科技人员,改革开放的40年里,石广跃见证了我市水稻种植从人工劳作到全程机械化、从粗放式投入到应用高科技的转变。


石广跃(上)查看水稻生长

      ●从亩产335公斤到600公斤,淮安成为全国粮仓

1978年,淮阴区人石广跃11岁,作为家里可以参加农耕生产的小劳动力,他记忆犹新。“那时候种水稻,基本靠人、畜,每年种、收水稻,学校就放假。”石广跃回忆说,插秧是人,耕地是牛,扬场脱粒的时候还会用到驴,农忙的时候主要靠人力。“那个时候什么都缺,缺农药、缺种子、缺油料、缺化肥,哪像后来,秸秆都烧了浪费掉了,以前都当宝贝似的,晚上到田地里捡,用来当柴生火。”

人力成为农业种植最主要的劳动力。“我家水稻收割,是用镰刀一刀一刀地把水稻割倒;浇水的时候,我经常拿着水盆,一盆一盆去盛水浇田。有的时候,我累得都讲不出话来,口渴得厉害,河沟里面的脏水用手捧起来直接喝。”石广跃说,那时候一家有五六口人,都忙着种地,但还是满足不了需求。

上世纪90年代,我国市场逐渐放开,随着化肥、农药、机械的使用,粮食逐年增产。“小拖拉机开始出现在农田上,一个小拖拉机有8到10马力,现在田里还有70到120马力的大拖拉机,还有收割机、旋耕机等机械,家家都用小水泵抽水,稻谷收割后立即拖到烘干机房烘干,300亩的稻谷一天就能烘干,做到粮食不落地就可出售掉。这些,都使人力从农业生产中得到彻底解放。”石广跃介绍。

现代机械化的使用带动了粮食的大规模种植,稻谷新品种的引进、新技术的应用,也通过科学化的栽培种植技术提高了单株水稻的产量,实现了水稻种植的少投入高产出。据介绍,通过科学种植,目前,我市稻谷每亩种植稻种为4到5斤,大大少于20年前每亩稻种的9到15斤的种植数量。

如何科学种植水稻,石广跃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2011年,石广跃等五人研究的“淮安市麦茬机插粳稻高产栽培技术集成与推广”荣获淮安市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石广跃等两人研究的“淮安市麦茬机插稻精确定量栽培技术集成与推广”获得2014年江苏省农业丰收奖一等奖、2015年江苏省农业技术推广奖三等奖;2016年,石广跃的《麦草还田与机插稻高产高效栽培》技术专题片荣获江苏省优秀版权作品三等奖。

以前一家只能种十几亩水稻的局面没有了,现在,通过机械化可以实现上百亩水稻的种植。“涟水县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可以种30亩稻田,净收入4万元;洪泽区的一对夫妻,仅雇佣一个劳动力,就实现了560亩的水稻种植,净收入30多万元。”石广跃说。

粮食不够吃的局面早就成为了历史。据介绍,1978年,我市水稻种植面积为248.8万亩,亩产量为335公斤;现在,我市水稻种植面积为450万亩,亩产量为600公斤。1978年,一亩水稻从种到收,需要20个成年劳动力;现在,根据机械化水平,仅需要1.5到2个成年劳动力。“淮安更是全国的粮仓,中国每50公斤粳米中就有1公斤是淮安生产的。”石广跃自豪地说。

●从20公斤基肥尿素到0使用,实现可持续发展

石广跃展示稻种

万物有利有弊,随着化肥、农药的使用,农村的生态环境也面临着威胁。“一方面,一亩水稻需要氮肥10公斤左右,但考虑到氮肥不可能充分被吸收,实际的施肥量达到了每亩20公斤左右。多余的氮跑到附近的沟渠里,非常不利于生态环境的保护;另一方面,生态环境不好易引起庄稼不健康,庄稼不健康就会有虫害,农药的使用量便会增大,同样不利于生态环境的保护。”

几年来,石广跃等人一直致力于研究如何减少氮肥施加、提高氮肥利用率。“我们和淮阴师范学院的教授们一起做研究,在试验田模拟,通过控制稻谷施肥前、施肥后的土壤含水量、时间、耕作方法等,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石广跃称,为了做实验,他甚至一连15天通宵工作到天亮,累了就在实验室里睡一会。经过努力,目前,石广跃研究的水稻种植试验田,在保证每亩水稻700公斤高产的前提下,基施尿素量已经由原来每亩20公斤左右的投入量,减少到现在的0公斤,实现了零使用,该项技术也在我市水稻种植中得到应用和推广。

除了考虑生态环境,科学技术人员还要考虑土壤肥力。“土壤是一种活跃的生命体。”石广跃介绍说,“一克土壤中含有两千万个微生物。土壤有机质含量升高,土壤颜色由黄变黑,微生物增多,土壤生命活力就增强,进而土壤的供肥保肥能力就增强了;土壤有机质含量降低,土壤颜色就变黄,微生物少了,土壤供肥保肥能力就下降。化肥是无机物,过量使用和滥用,会使微生物处于饥饿状态,微生物数量迅速下降。所以秸秆全量还田、提高有机质含量,正是培肥土壤、改良土壤的重要措施。”

秸秆不应焚烧浪费,它仍是一种宝贵的资源,是提高土壤有机质的重要原料。“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煤气的使用,秸秆已经不用来做燃料了,但焚烧秸秆不仅浪费资源,也污染环境。”石广跃介绍,遗弃秸秆又影响耕种,如果能将秸秆埋下去形成有机肥则再好不过了。

早在2010年,石广跃等人就着力研究稻麦秸秆持续全量还田的应用。“为了防止秸秆埋下去产生的气体影响水稻秧苗生产,可以通过在水稻无水层化除、无水层活埋、无水层施肥的技术操作加快气体排放,减少对秧苗的副作用。”2013年,石广跃等五人研究的“稻麦秸秆持续全量还田下机插稻高产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获得淮安市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目前,在石广跃研究的试验田里,因为该项技术,土壤有机质含量由2010年前的1%增加到现在的4%。

据了解,十几年的时间里,石广跃到我市各地开展培训工作,共培训150场,传授新型麦茬机插秧技术、水稻减肥减药栽培技术和稻麦秸秆持续全量还田新技术。目前,我市93%的麦秸秆、70%的稻秸秆已经实现了全量还田。2017年,石广跃被评为省第十四批“六大人才高峰”高层次选拔培养资助人才、淮安市第二期“533英才工程”学术技术拔尖人才培养对象。

展望未来,石广跃将研究稻谷规模化、机械化、优质化、绿色化生产当做自己的使命。“如何持续减少水稻种植中化肥、农药的使用量,如何在稻秸秆全量还田的时候,将对稻谷生长产生的副作用降至最低,这不仅保证了粮食安全,也减轻了生态环境的保护压力。”石广跃说。

融媒体记者 杨春阳

融媒体编辑 李昱

通讯员 钱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