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绍富:退休再献余力 成为“调解达人”

我爸爸吴绍富,1976年从部队退役,回乡后一头扎在农村社会主义建设上。从1980年到2013年,任村官长达33年,克己奉公,受村众爱戴。退休后,又任街道信访调解员,以和谐社会、公平公正为宗旨,化解了一桩桩民事矛盾和纠纷,被誉为“调解达人”。

●参军时吃苦耐劳

我父亲姊妹四个,他是老大,还有三个弟妹。我爷爷吴宗如在农村算是有手艺的人,除了种地,还做木工、弹棉花,家里日子过得还算可以,我父亲和叔叔都从小上了学。但在小学快毕业时,“文革”开始了,我父亲进了中学就没有正经上过几天学。

1970年冬征兵时,我父亲踊跃报名,决心到部队大熔炉里去经受锤炼。他政审、体检合格后,就光荣入伍了,远离家乡,到大西北一空军部队服役。

父亲勤劳朴实、吃苦耐劳,在部队里勤学苦练,第二年就入了党,当了侦察连的副班长,第三年当了班长。第四年,部队正准备把他调到司令部机关工作时,却因连队珍惜骨干不肯放人,阴差阳错地失掉了提干机会。

那一年,才四十出头的我爷爷突然病故,家里一下子失去了顶梁柱。父亲作为家里长子,知道自己担子重大,便提出退伍请求。部队得知情况,批准了他退役。

●当村官一心为民

1976年3月,超期服役的父亲退伍回来,当时“文革”尚未结束。看到农业生产一片混乱,社员生活十分贫困,他心里很着急。当年被推选为生产队长后,就决心带领社员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尽快摆脱贫困。直到1980年出任大队主任,他一天都没有离开过农业劳动。1984年,父亲出任吴大园村党支书。6年后小村合大村,他又继任东和平村党支书,直到2013年,他前后任村支书达24年之久。他在村官位置上,踏实苦干,不尚虚荣,一切从实际出发,为了发展经济、农民致富而不懈努力。

适应村情,不断壮大集体经济

父亲经常看央视七套农技科教节目,从中悟到了“特色农业”才是村里发展的方向。他“换个脑筋走新路”,提出搞蔬菜大棚的致富之路。

1994年2月的一天,父亲找到四组吴绍科,让他把吴大园小学南面一片荒地开垦出来,搞蔬菜种植试验。头一年,吴绍科放不开手脚,仍按陈规露天种植。实践证明,传统的种植模式落后于市场,没有经济效益。他这才决心学习山东寿光的经验,搞太阳能保温型塑料薄膜大棚。为早日建成蔬菜大棚,我父亲带领村里十几个壮汉义务帮忙,仅三天时间,就为他建起了太阳能蔬菜大棚。吴绍科精心培植,科学管理,当年就获得了蔬菜丰收。他逢人就说:“书记头脑活,考虑新事物都快人一拍,让我一亩半地一年收入两万块!”

有了吴绍科的示范作用,村民看到蔬菜大棚的前景。紧接着,村里就有五六户效法。其中吴建国承包了四组50亩地,投资50多万元,建起了金园蔬菜合作社。蔬菜大棚的兴起,也给村里不少留守妇女提供了近地就业的机会。

关心民生,多为百姓办实事

我父亲常说:“当村官,不能使村里富起来,不是好干部;富了以后不为村民办实事办好事,也不是好干部。”在他任期内,扎扎实实为村民办了三件实事。

多年来,村里老百姓祖祖辈辈吃的是汪塘水、土井水,很不卫生。2008年,父亲找到民主组丁玉军,让他开办村自来水厂。父亲对他说:“这是惠及子孙后代的大事,不仅要办,而且一定要办好!”丁玉军在开办水厂中,遇到过不少困难,父亲总是积极帮助协调解决。资金不足,也是我父亲到亲友家帮着去借。一年后,当清澈的自来水流进家家户户时,村民们比过年还高兴!古稀老人赵若胜说:“这是村支书为我们送来的清泉啊!”

随着农村的快速发展,村际土路、出庄小路越来越让人不能忍受。为铺好村中心水泥路,父亲和村官们东奔西跑,到处求援,真是磨破了嘴、跑断了腿。2009年,一条5公里长的贯通南北的水泥路终于铺成。随后,村里再接再厉,将多条出庄路都铺成了水泥路。

2007年,父亲还积极向上级申请,得到拨款16万元,建起了美观实用的村委会和党群活动中心二层楼。2011年,又争取到县里拨款50万元,为失修的吴大园烈士墓园进行了扩建,使全乡革命烈士有了安息之所,墓园也成为重要的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不徇私情,一心一意为集体

父亲生长在农村,最了解民心,他知道群众最憎恶的是干部以权谋私,不问民瘼。为此,他处处严格律己,做每一件事都不让村民背后戳脊梁骨。

2008年3月,油坊组干渠南的一块农田,被淮安一私企老板看中,想用以开办工厂。他找到我父亲,要和他合伙,承诺不要他出一分钱,只要他让出这块地,给些优惠政策,获利后五五分成。父亲听了,认为这种损公肥私的事绝不能干,便断然拒绝了。

我父亲堪称村民致富的领头雁、贴心人、党组织的火车头。东和平村党支部多次被街道和县里评为全面工作先进单位,1986年吴大园被评为乡里唯一的县级文明单位。他本人多次被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党务工作者。

●家庭重担一肩扛

1998年,我母亲患了胃癌,做了大手术后在家里休息。那时我正在上高中,父亲为不让我分心,一直隐瞒着。后来我们知道了,深感父亲的不易。他不但要照顾我重病的母亲,还要耕种8亩责任田,更丢不开村支书的工作。

村民们看父亲整天忙得连轴转,怕他身体吃不消,便悄悄为他责任田帮忙。但父亲情愿起早摸黑地干,也不让群众为他做“义务工”。

母亲生病8年后,还是撒手人寰了,这给我们父子带来巨大悲痛。所幸父亲十分坚强,不因家庭的拖累而影响村支书工作,也使我们哥弟俩顺利上学和就业。

●退休后热心调解

2013年底,已经61岁的父亲从村支书的岗位上退下来。但他热爱农村工作,喜欢与农民打交道,退休后又主动要求参与人民调解工作。于是他到街道信访办做了专职民事调解员,一干就是5年。

坚持学习新知识

父亲说:“农村的纠纷,多半是由鸡毛蒜皮的小事引起的。我们及时处理,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则,就可能使矛盾激化。”

“老人家,你慢走,有问题再来找我。”虽然已过了下班时间,父亲还在办公室里迎来送往地忙碌着。他每天不是走村串户,就是守着办公室电话,随时了解情况。不论是邻里矛盾,还是医患纠纷,或是百姓难题,他都能一次次巧妙化解。他成了群众的贴心人,他所在的矛盾调解中心成了群众的“调停所”。

父亲从事调解工作以来,一直坚持学习最新法律知识。他是电视节目《金牌调解》的忠实观众,他说:“《金牌调解》节目,讲的都是老百姓的事。我跟着人家学习调解方法,了解人的心理活动,对工作帮助很大。” 5年来,他先后参与调解纠纷700余件,帮助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归于好,让有矛盾的邻里和好如初。

调解时公道正派

父亲是个热心肠的人,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在来安的大街小巷,大家看到他都叫他“吴大哥”。5年中,他无数次深入到村、组中去,他对全街道绝大多数群众的家庭情况都了如指掌,他公道正派、耐心细致的调解风格,深受群众喜爱。

来安村有个刘某,兄弟间因父母的征地补偿款分配问题发生了纠纷。父亲多次到刘某家中,分别找他们兄弟做工作,对补偿款提出合理的分配建议。最后,他们采纳了父亲的建议,兄弟间的隔阂也顺利消除了。

四年纠纷一朝解

父亲一直坚持“不同的矛盾用不同的处理办法”,并做到一碗水端平,不偏袒,不偏激。今年3月,一起历时4年多的土地纠纷案,经他调解,双方最终化干戈为玉帛。

2013年,张束村丁某和东和平村朱某因土地承包经营权问题发生纠纷,2014年丁某将朱某诉至法院。法院判决,丁某与纠纷地块存在承包合同关系。但老朱不服判决,继续耕种纠纷地块。丁某为此多次和老朱交涉、争吵,并把老朱种植的麦苗全部割掉。派出所民警虽然多次上门协调,但均无果,事情一拖就是4年。今年6月,丁某将朱某种植的麦子强行收割,两家关系激化,剑拔弩张。

父亲接手后,做了三件事:一是到农服中心查阅原有资料,二是找村居干部核实情况,三是到双方当事人家中调解。那几天天天下大雨,父亲还是冒雨来到丁家。看到全身湿透的父亲出现在眼前,丁某深受感动,决定退让一步。最终,在父亲的建议下,两家人达成了协议:丁某一次性支付老朱6000元土地管理费,土地确权在丁某名下。矛盾就此化解。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父亲出色的工作得到了上级和同事的一致肯定,多次获得“先进工作者”、“优秀调解员”等荣誉称号。

吴绍富大事记

1.1952年5月,生于淮阴县蒋集北吴大园村。

2.1970年11月参军,在西部某空军部队服役。

3.1972年入党,并任侦察连副班长、班长。

4.1976年3月,超期服役后,退役回乡务农。

5.1976年至1980年,任吴大园大队民兵营长,兼第三生产队队长。

6.1980年至1984年,任吴大园大队长及村委会主任。

7.1984年至1994年,任吴大园村党支书。

8.1994年至1998年,到乡政府计生办工作。

9.1998年至2013年,任吴大园及东和平村党支书。

10.2013年至今,在街道办负责信访调解工作。

11.任村支书期间,先后四次评为县级先进工作者、党风廉政先进个人及优秀党员,吴大园村被评为县级“文明单位”。

海兵 海涛/口述 吴绍芒 潘昌玲/整理

融媒体编辑 张晓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