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下一铺街

古城有些老人谈到河下就说道:“北有上一铺,南有下一铺。”因为河下是上一铺。那么,下一铺在哪儿呢?下一铺在现在淮安区耳洞口南边,是一条沿里运河东堤的街。

我第一次到下一铺街是随父亲去的。记得那是1971年的夏天,放暑假上父母船,家船装一船小麦停靠在城南粮库,等上挡卸粮(靠上码头卸货),船上一根父亲心爱的大船篙坏了,父亲告诉母亲他去下一铺街上买竹篙。听父亲说去买船篙,我对父亲说,我跟你去。父亲就带着我从城南粮库码头,沿里运河东堤往南走,过耳洞口,来到下一铺街上。那时街上都是些老式的青砖小瓦房,也有好多家门面,炸油条、炸茶馓、打炝饼、打烧饼、卖鱼、卖肉、卖蔬菜的都有,还有几家铁匠铺正在拉风箱打铁件呢。而做船上用品生意的人家特别多,有卖船上用的各种麻绳、铁钉的;有卖船上用的各种篷布、柴席的;有卖船上用的吊桶、拖把的,光是开卖船上用的船篙店的就有五六家。随父亲来到“张记竹行”店前,不等我们开口,有一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人迎上对我父亲说:“徐大脚(我父亲的外号),今天来买什么?”我父亲答道:“买根船篙。”这位老人把我们带到后院中,院中靠墙竖着好多根毛竹,也有经火育直,装上铁篙头的船篙。我父亲在好多根毛竹中扒来扒去,选了根8米多长的毛竹,付完钱,父亲将毛竹往肩上一扛,上船自己用火育直,装铁篙头。过去有句俗语:一个船工半个木匠。弄大船的人多半会修船补船,打木件东西。我父亲不仅会修船补船、做帆等船上物件,而且会打桌、凳和床等。

我后来到淮安中学上初中,同学中也有住在下一铺街上的,常到他们家中去玩,和下一铺街上的老人接触多了,知道下一铺街和历史上捞浅有关。据史料记载,漕督陈瑄自淮安至临清,依据河势建节制闸47座,每座都有相应的管理制度。自淮安至扬州,置平水闸数十座,各置官,使上河之水蓄泄有常,下河之水涨落有渐,涝年不至于淹浸,旱年不至于干涸,并沿淮扬运河十里置一浅铺,置洗浅船,编设浅夫,责令浅夫常年捞浅,于是漕运始达通州。因河下处也设一铺,故而就把河下称为上一铺,耳洞口南边的一个铺称为下一铺,也就有了下一铺街。

下一铺街北边是马福街,南边一直到原淮安水泥制品厂北边,街长1000多米,宽3米多,街东边全是住户人家,沿街的房子门朝街,后院的主房都门朝南,现在街上还有一些老房子,街西边是里运河。实际上,街就是里运河东堤。据从小就在离下一铺街不远的堂子巷西首石板坡处做鞋匠手艺的九十多岁的侯老爷子讲,历史上下一铺街东边是“店铺林立,户户买卖”,街西边河上是“舟辑如梭,帆樯如林”,街上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下一铺街上为何如此繁华?那是因为明朝时淮安共有三关十八口(“口”即分卡)。“三关”就是本关和宿迁、海州两个分关;“十八口”计有上一铺(今河下)、下一铺、清江闸、码头、高良涧、顺河集、东沟、益林、流均沟、车桥、老堤头、蒋坝等处,以上关卡机构,包含钞户及其头目、巡查人员、卫队、更夫等有近千人之众。另据《山阳志遗》记载:“昔时南门以西有一水门,凡南来漕船,即入贡进京的粮船到淮,俱泊南角楼(南角楼在下一铺街北500多米),旗丁粮长(即卫漕兵丁和理漕官吏)皆由此关入城。此处记载的就是下一铺“卡口”的情况。卡口的设立,大量漕船停泊,带来下一铺街及周边地段的“商贾云集,繁华之至”、“铺户纷纭,人语杂沓”。船家们利用等候漕署衙门查验的空隙,纷纷上岸游玩、购物,然后或启程北上,或卸下货物再装盐南下。有资料记载,下一铺街北边有一座水亭花榭式的酒肆——清溪馆,这里环境优美,风景宜人,亭台倒影,绿柳垂依。漕运亲眷们把清溪馆当作送别的“十里长亭”,那是因为过淮的漕船大都来自湖广、两江等地,传说他们“不怕过江、就怕过湖”,只因“西风一浪漂溺无际”,故而“烟娅眷属或送至淮”,抵淮后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于是漕船上的人们云集于清溪馆内,设筵庆幸,品尝淮菜,既作庆祝,又作送别。明朝杨基在《发淮安》诗中道:舟行日已晡,帆影动樯乌。河伯抛钱祭,风神酹酒呼。红怜瓜似蜜,白爱芡如珠。且就篙师醉,何妨问远途。

下一铺街处的“卡口”及南角楼、漕运码头的设立给古城西南片区带来了极大繁荣。下一铺街北边的马福街、堂子巷,东边的珠市街等街巷是家家开店铺、户户做买卖。

据《建城史话》中讲:在淮安三城之外,还有围砦——“并小村为大村,筑垒距守”,“凭险筑砦”。在淮城周围的围砦有:一、“西门外长围”,“筑于运河东堤,南起下一铺,北至北角楼”;二、城东下关围;三、城东南门围;四、河北围;五、河下围。城内与围砦之间有暗沟相通,可以秘密运动兵力,打击敌人。将领们在城中可综观战局,指挥作战。当敌攻打围砦时,主城可以支援围砦,当敌进攻主城时,外围砦可以阻击,相互依托,既有灵活性,又具有机动性,能伸能缩,亦张亦弛,使淮安成为苏北的军事重镇,享有“铁打的淮城”之称。

现在的下一铺街,随着里运河上的行船大量减少,城南粮库作用降低,以及化肥厂、酒厂、油厂、米厂、粮机厂等企业搬迁的搬迁、停业的停业,没有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繁华,再加上近两年整修里运河东堤,好多老房子门面都拆了,几乎没有开门面的了。但经过整修后的下一铺,街上是平整的柏油路面,弯曲形的路灯杆,沿河面是各种高低搭配的树木花草,花开花落,河里有鹅有鸭,有蒲有柴有荷,早晚有许多健身的人行走在下一铺街上。(徐怀庚)

融媒体编辑 李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