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淮安洪泽:“无讼村居”工作成为全国样板

前不久,洪泽区法院作为全省唯一受邀单位在全国法院基层社会治理研讨会上作了“无讼村居”工作经验交流,洪泽区法院案件数不升反降的“超常规现象”得到全国同行关注。

早前,和其他地区一样,因社会矛盾纠纷多发和群众法律意识增强等因素,“诉讼井喷”现象浪费了有限的审判资源。“由被动受理案件转主动诉前化解”尝试性思路应势而生,洪泽区将法官推到讼前调解,让群众在家门口享受法律服务。洪泽区法院受理的诉讼案件连续五年出现“五连降”:从2013年的5344件,减少至2018年的3262件,下降幅度高达38.96%。

“要认真总结推广洪泽的做法和经验。”洪泽“无讼村居”工作也得到国家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的肯定式批示。

“‘撒手锏’是拿诉讼案件源头‘开刀’,下好诉前调解‘先手棋’,从源头上破解‘案多人少’困局,实现村居百姓从‘少讼’走向‘无讼’。”洪泽区人民法院院长王亚林一语道破洪泽“绝招”,“早在2013年,我们就在全国率先启动“无讼村居”创建工程,至去年底,全区122个村居已有76个入列‘无讼村居’榜单。”

“6户6条船,损失超过10万元,硬是不给赔偿,要不是你严法官跑前跑后几十趟,在中间做‘和事佬’,一场官司跑不掉。”3月21日上午,正在船上编织捕虾笼的赵启春,与前来送法上船的洪泽区法院大湖旅游巡回法庭法官严荣安聊起这件事,他搁下手中的虾笼,朝严荣安竖起大拇指:“我是真佩服,不管遇到啥纠纷,只要你们到场,凡事就好商量,不用撕破脸皮上‘公堂’。”

5年前,渔民胡学宏老汉在船上做饭不慎失火,连带着烧坏了隔壁赵启春、张都安等6户渔民的住家船,就是一起典型的矛盾纠纷案。

洪泽区境内傍湖而居、以渔为生的居民约有7万人,专业捕捞渔民超过5000户,住家船密密匝匝地停在船塘里,户挨户,船靠船,磕磕碰碰的事时有发生。针对此状,洪泽区为渔民单独设立大湖旅游巡回法庭。

该区东双沟法庭庭长严银接到其挂钩的青云社区社会治理网格员求助短信:“严庭长,我们村那老张他老婆最近要离婚,老张不同意,闹得凶得很,您能帮忙看看,调解下不?”第二天,严银向社区干部了解到“老张不同意妻子因其家暴恶习而要求离婚,双方家庭弄得不可开交”后,与人民调解员邵军一起来到老张家调解。

“家暴是违法行为,不要影响孩子成长,双方都退一步。”在反复教育和调解下,老张认识到自己的违法行为,答应和平离婚,并支付了孩子赡养费。

“诉讼案件从2014年的520件,下降到了去年的200件,55个村居有47个已创成‘无讼村居’。”东双沟法庭覆盖4个镇55个村居,严银介绍,“由于去年辖区内诉讼案件锐减,我还主动分担了区法院受理的90多件诉讼案件。”

“在城区,我们成立了诉调对接中心,由法官助理将纠纷分流到全国模范法官张贵银调解工作室、驻院人民调解工作室和驻院律师调解工作室,进行诉前化解。在村居,我们创设了审务工作站(点)、劳模调解工作室、新乡贤调解工作室,采取‘一镇街一庭室、一村居一法官’模式,实行法官挂钩机制,遇事负责定分止争,平时开展法治宣传。同时,聘请村干部、退休教师、新乡贤等担任司法协理员、调解员,与司法行政系统的136名人民调解员、政法系统的402名社会治理网格员一道,参与矛盾纠纷调解。”洪泽区法院副院长袁爱军说,仅去年一年,就调解纠纷1211件,另有45%的诉讼案件通过调解结案。

“这个做法好!”3月21日下午,来自洪泽湖对岸的泗洪县30岁渔民刘小兵称赞道,“有矛盾法官来打圆场,双方不用撕破脸皮打官司、还结下仇。”刘小兵途经洪泽区老船塘进行补给时,恰巧碰上大湖旅游巡回法庭法官严荣安用时不过三刻钟便成功调解一起渔民纠纷,让双方从起初的剑拔弩张到握手言和。

洪泽区的“无讼村居”工作,冷了法院“公堂”,暖了百姓“心房”,为“平安洪泽”奠定了基础。近三年来,洪泽区先后获得“全国平安法治先进县区”“全国法治县(区)创建活动先进单位”等荣誉。“无讼村居”工作吸引包括山东临沭县法院、黑龙江虎林市法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奎屯垦区法院等在内的110多批考察团“取经”。

融媒体编辑 张晓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