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像忍一个不该来的

我女儿小年三四岁的时候,有一次我逗她:“放个屁。”她用嘴“不”了一 声。我说:“我要真的屁。”她奶声奶气答我:“放不出来,肚子里没有就放不出来。”

我一惊,像是第一次意识到,从这个角度来说,屁是最诚实的表达,比眼泪、微笑、蜜语甜言都真实无虚,发自肺腑,沁人心脾。但——放屁是美德吗?口臭、脚臭、打嗝、打喷嚏……都一样,做不得伪。你能用尽香水、清新剂让自己气如麝兰,但你就是没法做出这天然臭。

天然臭,是美德吗?如果不是,那么与“有屁就放”对应的“有话就说”,是美德吗?

我摆出这个问题,是为了对抗少年满心的疑惑。

她说她从小就自诩是个“耿直girl”,被同学们称为“毒舌妇”也在所不惜:我不能睁眼说瞎话。

比如一次,同学穿了条新裙子,自然地旋转一圈,享受裙裾扬起的快感。得意地来问她的观感,她明察秋毫:“哇,你有腿毛。”

同桌眉头一皱,一脸怏怏地回她:“我知道,不用你提醒。”转身就走。

但是但是……其实那条裙子,是非常温柔的蓝绿色,她第一眼看到就想到了方文山:“天青色等烟雨”。她本来还想在手机上找图片,分享给同桌,不知道为什么,“腿毛”这两个字插了队,抢在所有好言好语前面。

她知道自己失言,她也委屈:我不过就是实话实说呀。

还有一次,长周末之后,室友从家乡带了“妈妈亲手做的”美食。妈妈的手艺可能不佳,出品黑糊糊烂乎乎,她脱口而出:“看着就没胃口。”话音一落,她心也沉一下:完了,这不过脑子的毛病又要讨人嫌了。

果然,室友愤愤地关上饭盒,盒盖相碰的声音着实刺耳:“没打算给你吃!”

都不需要久而久之,她很快在班级落了单。中午时候,女生们都坐在一张桌子,叽叽呱呱聊得开心,她一过去,就像正沸腾的饺子锅里点了冷水,一时沉寂。

过一会儿,有女生端着托盘起来换到另一桌。其他人纷纷效尤。她看着空空的左右两侧,简直像《最后的晚餐》,想哭。她自责,也不服:我没有恶意,我说的都是实话。从小家长老师都教我们要诚实,谁没读过《皇帝的新装》,谁不曾以为自己将终生是那个大声说出“国王什么也没穿”的孩子?

她来问我,也有隐隐的挑衅吧?她在等见多识广的人对她说:“小孩子才论对错,大人只论利弊。”BINGO,一举证明了她的对,嘴欠是心直口快,得罪人是她为自己的正直付出的代价,她不是不明事理,是她皎皎者易污。

她没想到,我反问:“放屁,是美德吗?如果不是,那么与‘有屁就放’对应的‘有话就说’,是美德吗?”

被我抛出如此千古一问,她呆住了。

真善美向来相提并论,已经隐隐说明它们的关联:有了真必要求善,恶劣的真是带毒的剑;有了善更需求美,丑陋的善是吞不下去的饭,在裹腹之前先噎得人满脸泪;而只有那些美或善的,才追问真假。

黄金值得用烈火试炼,但路遇狗屎,你会去验证它是真臭还是真香吗?你掩鼻而过。名画有赝品,厕所门上的涂鸦可有真伪之分?而当你说“真心难得”,你盼望的不是“真狠心”吧?连那不爱你的真实路人心,你也不想要。

那么,当你给出去纯粹的真,而不包含友善、情意与尊重,这样的“真”和渲泄情绪有何区别?如果地铁上不能饮食,要考虑到同车乘客未必喜欢这食物的气味,那么,和人说话,为什么不应该考虑到人家的想法?当你脱口而出,你享受“有话就说”的恣肆快感,其他人就该忍受“敢怒不敢言”的压抑吗?

诚实最可贵,是因为这是有选择的诚实,是在应该诚实的时候,不畏强暴不受诱惑,说出真实的信息与观念。而那些没必要诚实的时候,随口一说的诚实,还真的就是随口一说。

有些东西,是生理本能,出生甫一天的婴儿就会;而在正式场合、严肃时刻、庄重着装的情况下,学会控制自己的本能,是一门功课。得区分,什么时候要仗义直言,什么时候笑笑说“天凉好个秋”,更有些时候,忍着,闭口不言,像忍一个不该来的……哈,你猜错了,像忍一个不该来的哈欠。 (叶倾城)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