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兰亭内外

永和九年的三月,兰渚山下的兰亭静静立在春天里,四周是一派草长莺飞的繁盛景象。蓦地,嘈杂的人声打破了这安逸寂静,一群文人涌入兰亭。为首的那位胸有文墨,风度翩翩,缓步慢行,在亭内随意铺开卷轴笔墨。

旁边有人起哄:“羲之真是操之过急,还没开始酣饮,就铺这些东西作甚?”王羲之也不羞恼,放声大笑:“谢安,你莫不是又在拿我说笑。今日我定与你不醉不归!”“好!好!不醉不归!”周围的人情绪高昂,与这勃勃春景相互映衬。你问这帮文人是谁?他们是这时代最有文化的人,是这时代最骄傲、最自信的人,亦是这个时代最有力量的人。

辰时,孙绰无意间慨叹一句:“我们引溪水作为流觞的曲水,排列坐在曲水旁边,虽然没有演奏音乐的盛况,但喝点酒,作点诗,也足够来畅快表达幽深内藏的感情了。”王羲之豪饮正酣,大声附和:“说得对!腹有诗书气自华,吟诗作赋总比漫听戏曲来得有趣些。”一旁年轻的文人涨红了脸说道:“久仰羲之书法,晚辈今日能否求得现场观习?”王羲之大悦:“正有此意,今日朋友相聚,志趣相投,我不妨将此记录下来,不负这大好春景。也教后世之人体会到我们的潇洒风流!”

巳时,王羲之在众人的簇拥下拿起毛笔,他早已醉酒,眼前是模糊的纸张,他不耐烦地揉了揉眼睛,仍是无法看清。众人屏住呼吸,替他担忧。说时迟,那时快,王羲之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开始舞文弄墨。虽然他双眼紧闭,但手肘稳健有力,笔法流畅,运笔错落有致。“行书行书,当真如行云流水一般!”谢安忍不住啧啧赞叹。看懵了的众人回过神来,一片赞许,夹杂着叫好之声,将这场宴会的气氛推向高潮。

不知不觉到了午时,王羲之笔走龙蛇,力透纸背,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围观的文人个个聚精会神,慨叹其书法精妙。随着最后一笔落定,众人再次惊叹。王羲之笑呵呵地倚靠在阑干上。他举高手中的青铜爵,对着阳光眯了眯眼,仿佛在向天地敬酒,自有文人的傲气风骨。醉酒行书,文化就是他的底气,亦是他畅行天下的根基。(蔡明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