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大”六烈士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淮河大队”成立80周年的年份,故特编发此“淮大”六位烈士生平专版,以缅怀这些革命先驱。


淮海地区抗战初的第一支人民武装成立于1939年6月,民众昵称为“淮河大队”。  

王道明烈士

王道明原名以曾,1907年出生,涟水小成集乡人。初中时,老师为其改名“道明”,意“道路光明”。

王道明的父亲曾雇工于药店,后行医务农,家境渐康。王道明初中毕业后回乡自办初小。王道明192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任中共涟水西区委员。1930年因参与小学教员索薪罢教斗争,被开除教职。不久,王道明利用社会关系当上乡长,此后以乡长的身份掩护地下党活动。涟水“八一”暴动失败后,王道明以乡长身份,保护组织,但1934年王道明却被无辜地“清除出党”。

抗战爆发后,淮涟一带的老共产党人发动群众抗日,王道明积极响应,组织抗日联庄会,保护群众生命财产。王道明曾缴获一支红铜钢枪,此枪性能好、声音洪亮,与他刚直勇猛的性格很合,大家都称王道明叫“红铜钢”。

1939年3月18日,王道明率领联庄会员,会同四乡武装民众300余人,围攻下乡扫荡的日军1个小队,击毙了1个日军小队长,并缴获1匹白军马。

淮河大队成立,王道明率联庄会队员,带着从地主家中借出的二三十支步枪和大白马,参加了“八团”,任4营营长兼4连连长。不久被批准为中共正式党员。王道明作战勇猛,多次完成党交给的镇压土匪、接送地委领导人往返盐河的任务。

1940年2月7日是农历腊月二十九,涟水城的日军到陈师庵、古寨一线抢掠。淮河大队决定在洪码一带伏击日军,9日上午,淮河大队500余人围击日伪军近400人,进行了八路军主力未到淮海之前的最大一场恶仗。

在撤离过程中,王道明率队担任后卫任务,谁知日寇疯狂“咬”住王道明的4连,围追在小马庄死战。下午4点多钟,敌人冲进庄内,为了保存力量,王道明指挥分头突围,却不幸在庄外中弹,但他凭借着坟头,掩护战友突围,直至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1943年,跨河区抗日民主政府在王道明家乡建烈士亭;家乡乡村命名为“道明乡、道明村”。

朱洪滨烈士

朱洪滨,原名宾,字谓川,1920年出生,涟水县岔庙乡人。17岁考入省立扬州中学。抗战爆发后,朱洪滨回乡参加涟水抗日同盟会,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39年3月,参加林士钧组织的涟水民众抗日独立营。

淮河大队成立,朱洪滨任2营教导员。当时部队生活困难,朱洪滨主动到亲友家筹款借粮;常将队伍拉到家里,发动全家人为战士们洗补衣服;并说服其兄脱离了国民党,投身抗日队伍,使全家成为光荣的抗日之家。

1940年2月初,国民党阴谋破坏团结抗日,奉命派一个旅加七个县常备团的兵力围剿淮河大队,淮河大队则战略移驻到沭阳县钱集北的马庙一带。这是淮大陌生的地区,谁知又是地主力量聚集的居住区,同时因情报失误,被国民党王光夏的部队所乘,在14日将分驻各村庄的淮河大队层层围住,进行攻击。

部队当时分住在各家农户吃饭,战线拖得很长,敌人一时很难合拢。淮大首长吴觉、万众一等人鉴于分散驻防易被敌人各个击破,遂令部队放弃村落,撤至指挥部北面的3个村庄及“丁”字沟内,坚持杀敌,夜间突围。

此时朱洪滨率部分战士被围在一村庄内,情形危急。朱洪滨听说该庄某地主家有门土炮,便前去借用,谁知该地主不肯,朱洪滨气怒之下,将地主捺倒,用菜刀拍打地主的后脑,吓得地主魂飞魄散,交出大炮。朱洪滨用土炮轰散敌人,突围与主力汇合。

1941年初,淮河大队上升为新四军独立旅3团,奉命将去宿迁、泗阳一带休整。行前为酬答家乡群众的养育之恩,决定奔袭新渡口、小张集一带的敌人,打击顽匪。

3月27日,朱洪滨和营长钱潜率部围剿徐宗宪匪部的祁老庄据点。他们强攻外围有深沟的庄内炮楼,几次未克,朱洪滨等被敌人压在几座坟堆后面,为抢占圩沟,接近炮楼,朱洪滨带头冲出,不幸腿部中弹。在钱潜组织火力的掩护下,连长陆正学冲上去,不幸牺牲;另一个战士冲到朱洪滨身边,要背他下火线,为避免伤亡,朱洪滨拒绝道:“不要管我,快隐蔽战斗。”说着摘下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和怀表交给这位战士,又拿出一支钢笔:“带回去交给我的家人,留给我刚出世的儿子作个纪念吧!”说完投入战斗,不幸又连中数弹,壮烈牺牲。

朱洪滨牺牲后,新四军独立旅在他的家乡召开追悼会,立碑纪念。1941年7月,涟水县抗日民主政府将其家乡命名为“洪滨乡”。

朱启勋烈士



朱启勋,1909年出生于有千余亩土地的官僚地主家庭,涟水成集乡朱南荡人。小时受家庭熏陶,学文习武,从不懈怠。学生时代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30年参加涟水“八一”暴动;后在家乡一带抗暴打匪。抗战爆发后,发起组织“兄弟团”,发誓同心抗日。淮河大队成立,朱启勋任2营营长,而其家乡遂成为革命力量活动的中心。他家每天接待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为了保证部队和地下党同志的正常活动,朱启勋与其堂弟朱启宇除千方百计地供给粮饷外,还出卖土地,为部队购买枪支弹药。朱启勋的抗日之举遭到了敌伪的忌恨,对朱南荡频繁地进行扫荡,朱启勋家曾3次被抄、烧。其妹启杰为中共党员干部,1940年5月在安徽泗县被日军杀害。

1942年6月,朱启勋率由“淮大”上升的新四军独立旅3团2营转战于泗沭、宿迁一带,接受拔除敌宿迁陆集中心据点的任务。他采用夜战、偷袭等战术,用10多天时间,灵活机动地扫除了陆集外围的孙圩、曹炮楼等据点。追敌到陆集街,迫敌龟缩到据点内固守待援。陆集的炮楼很高,外有铅丝围鹿岩、土圩、水沟等障碍,四周又是一片开阔地,易守难攻。朱启勋见状,遂决定留少数部队守在外围佯攻,主力退出陆集街,进一步作攻坚的准备。到了第2天,有数倍于2营的宿迁援敌一下子猛扑到陆集街头。面对如此危急形势,朱启勋果断地命令警卫排:“冲出去!”说着朱启勋拔出盒子枪,带头冲出去,一枪撂倒了封锁街道的敌军机枪手。就在这里,朱启勋右腹部中了数弹,他本能地用右手插在腰带里捂住枪口,用左手向敌人继续射击,接连击毙几名敌人,吓得一群尾追之敌畏缩观望,不敢近逼。由于腹部伤口太大,加之运动时用力过猛,肠子都流出肚外,而朱启勋却以惊人的毅力“盘肠”大战,指挥警卫排且战且退,直至不省人事。

战士们抬着朱启勋向后方医院转移,在周围痛哭声中,朱启勋告别了战友。后经检查,朱启勋身中九弹。

1941年10月,独立旅3团、淮海区行署与涟水县政府联合在朱南荡举行追悼大会,行署主任李一氓致悼词;为了纪念烈士兄妹,家乡村命名为“杰勋村”,建碑纪念。小洋河改名为“杰勋河”。

王道明、朱洪滨、朱启勋烈士仅是当年 “淮大” 英雄的代表,还有许多苏北的英雄为抗日长眠异乡,“老战士孙明芝牺牲在齐鲁大地。”(吴觉《主力未到之前》)更有大量的外地籍英杰献身苏北,“淮大”的参谋长张芳久就是代表。张芳久是陕西兴平或潼关一带人,刘志丹部队的红军,延安抗大学生,受党的委派来徐州一带发展武装。后来淮涟淮一带发展党员,重建党组织,是抗战初党的临时“地委” 首任书记;筹建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支队八团并任参谋长。一个多月后,张芳久夜宿农家,被顽匪残害,生命融入了淮海大地。

随着时间的久远,当我们完整翻开苏北抗战史这本巨著时,就感受淮河大队是不可缺少的精彩一页。当我们感受到70年和平生活的幸福时候,不要忘记他们。

当年《淮海报》刊登文章悼念周文科、戴 家英等烈士

1940 年 8 月,黄克诚率部南 下华中,“八路军陇海纵队南进梯 队”整编进入八路军五纵序列, 因此从隶属关系上,其第三梯队 (淮河大队)已撤销建制;1940年 底,淮河大队上升为新四军独立 旅第3团,淮河大队的历史结束。

周文科烈士

周济,字文科,1913年生,淮阴刘老庄乡人,其父是个粗识文 字的农民,一生勤俭为本。童年时周文科和三弟周文广曾两次被土匪绑票,家境逐渐败落。周文科14岁始读小学,后以优异成绩考入清江成志中学。在校时接触进步同学,受到了革命思想的影 响。1938 年夏天,周文科参加夏仲芳等人在渔沟举办的抗日青年 培训班;参加淮阴县抗盟活动;随 陈书同等人去山东找党。后参加 淮阴县抗日义勇队;八路军山纵 陇海南支八团成立,为1营教导 员。“淮大”上升为新四军独立旅第3团,北去山东后不久,周文科随吴觉回到淮阴任张集区区长, 一直在淮阴大地驰骋拚杀。周文科身材魁梧,骁勇善战,胆略过人。在他的带动下,其两个弟弟周文忠、周文广都参加革命,成为抗日中坚,人称“周氏三只虎”。

解放战争开始后,周文科任淮海军分区2支队参谋长。此时, 淮阴县的武装斗争进入到最艰苦的时期,全县武装仅100余人。 1947年1 月,周文科带领约1个 连的兵力回到家乡,兼任淮阴县副县长、县大队副大队长,支持淮阴县收复失地的战斗。

5月4日上午,周文科率部追 歼敌人到郑庄。敌人向村外逃 去,周文科追向村外,左林连长等 人随他冲到村外,周文科站在坟 坡上用望远镜搜索逃敌去向。左 林等人再三要求参谋长“注意安 全”时,逃敌打来一枪,周文科无所顾忌,继续瞭望侦察。此时,又飞来一颗子弹,将周文科那高大的身躯击倒。

周文科的腹部中弹。县委书记李霁明闻讯带人迅速赶来,吩咐左林带上1个排人员、1 挺机枪、60块银元,速送往盐阜医院抢 救。由于路途遥远、条件恶劣,伤口流血不止。到第2天上午,周文科自感不支,要求把他抬回生活、 战斗的地方。左林等人满足了周 文科的愿望,在回走到张庄时,周文科停止了呼吸。

新华社六支社向全国发了通电、《淮海报》发了悼文,悼念“淮 阴县周文科副县长、副大队长,英勇战斗,壮烈殉国”。 同年7月,淮阴人民召开悼念大会,追悼周文科烈士,苏北六地委和专署追认周文科为模范共产党员,并将徐溜区改名“文科区”, 以示纪念。

贾贯秀烈士

贾贯秀,1917年出生,涟水时 码乡马老村人。家庭贫农,小学文化。贾贯秀排行第三,有一哥 一姐,新婚三天即参加抗日武装,没有后代,令人惋惜。

1939 年10月前后,淮河大队第二次整编,改称“八路军陇海 纵队南进支队第三梯队”,贾贯秀 任8团8营长教导员。 1941 年 10 月,贾贯秀随“淮大”上升为新四军独立旅第3团。 新四军独立旅原是八路军115师 教导五旅,在山东鲁南作战,1941 年南下苏北,支持新四军作战,改 称为新四军独立旅。

1941 年年底,独立旅回归八路军建制,北上山东作战。贾贯秀的家属记忆其曾回家探亲一次,猜测是贾贯秀在随部队去山东之前。

在独立旅到达鲁南地区之后不久,因淮海地区敌后坚持的需 要,淮河大队大队长吴觉回淮,出任淮阴县长。随之,原“淮大”部分骨干如朱慕萍、周文科、左林、 叶华等人亦回地方工作。贾贯秀没有回地方,仍在独立旅战斗。

吴觉在回忆录《主力未到之 前》中叙述“淮大”的功绩和缅怀 战友时说:“老教导员贾贯秀长眠 在白山黑水间。”那么,贾贯秀是哪年随哪支部队去东北的呢?

1945年10月,黄克诚率新四 军三师 3.5 万人从苏北远赴东北 作战。其实,还有一部分苏北健儿随着另一支部队奔赴东北,这就是原来的新四军独立旅!梁兴 初带领的已发展为“山东滨海军 区第一师、第二师”的部队约 1.2 万人,在河北玉田与黄三师会合, 并肩出关。民间拆字有语:“彪是虎背三把刀”,这两支部队在东北 成为林彪大有作为的“三只虎”: 新四军独立旅为班底的山东部队为东北野战军一纵,为后来的 38 军。黄三师的八旅、十旅、独立旅改编为东北野战军二纵,为后来的39军。著名的“刘老庄连”所在的新四军三师七旅,脱离三师的建制,与其他部队组成的东北野战军六纵,即后来的43军。

涟水民政局和吉林四平的纪念馆资料的连贯信息是:1947年6月,时为东北民主联军一纵第一师一团政治处组织股长贾贯秀, 在吉林的四平保卫战中牺牲。牺牲地不详。四平战役是解放战争 初期在东北的一场恶仗,许多苏北的健儿都长眠于此。

朱慕萍烈士

朱慕萍,1912年出生于地主家庭,涟水成集乡人,自幼好学,进取心强。1932年3月在中学时参加共青团,夏天组织遭破坏,环境恶化,朱慕萍放弃读书机会,潜往上海找到地下党,被编入沪东区共青团支部,不久转为中共党员。这期间,朱慕萍为坚持革命活动,曾在上海街头要饭;朱慕萍在两年多时间里,两次被捕,进上海公安局、龙华警备司令部、苏州反省院,被判刑15个月。朱慕萍获释后,因寻找组织无着,遂生去北京找党念头,因无盘缠,迫不得已求助家中。家中母亲因三年多时间没有儿子音信,白了头,接信后立即去人上海,把他硬拽回家。朱慕萍回家后继续找党,但此时组织被彻底破坏。朱慕萍于是决定在家乡办小学,通过办学联络和培养有觉悟青年。

抗战爆发,朱慕萍即参与涟水县抗日同盟活动。1939年1月,在朱慕萍、陆亚东(烈士)的带领下,中共苏皖特委的张芳久等人来到淮涟一带,重建组织,发展武装。

朱慕萍是“淮大”的中坚,在1940年到1941年期间,朱慕萍与王雨洛、吉乐山、胡剑锋等人假扮小刀会的师傅,打入小刀会组织,宣传抗日,演绎传奇。1941年,经淮海区党委批准,朱慕萍重新入党。淮河大队上升新四军主力后,朱慕萍任旅部参谋,后回地方任涟水游击队长、淮阴警备团长、灌云警备团长等职。

1948年11月,第六(原淮海)军分区组建特务团,朱慕萍任团长,邢苏民任政委, 1949年3月,特务团整体上升为30军90师270团。

1949年3月,朱慕萍奉命率团参加渡江战役。部队到达安徽和县的长江边,未及休整,就接受了攻占西梁山的任务。朱慕萍召开团党委会,研究了作战方案;随后带领各营营长、教导员到前线察看阵地,又到各营进行战斗动员。接着又到担任主攻任务的3营阵地,亲自指挥作战。朱慕萍忙得几天几夜未合眼,警卫员多次催他休息,他才在战壕中躺一躺。不料刚躺下,一颗炮弹就在他左侧爆炸了,朱慕萍壮烈牺牲。他是渡江战役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两位烈士之一。

魂归故乡,朱慕萍安葬在现在的清晏园北侧。1950年,华东区党委决定恢复朱慕萍从1932年3月入党的党龄。

周文科、贾贯秀、朱慕萍烈士仅是今天淮安人为解放全中国而牺牲的英雄代表。在今天西柏坡的纪念馆里,有一栏“三大战役中牺牲的团以上烈士名单”。表中辽沈战役第一名烈士是炮兵司令、宿迁人朱瑞。第二名烈士是39军116师346团政委的朱嗣龄。朱嗣龄是涟水人,“淮大”的初创骨干,在沈阳外围的争夺战中牺牲,未能看到辽沈战役的最后胜利,年仅27岁。

新中国成立后,“淮大”成为一个光荣的称号;“淮大”的经历成了那一批淮涟淮地区革命英雄值得自豪的履历。共和国成立已经70周年,70年中,战争悄然远去,英雄不断凋零。至今天,“淮大”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一段历史。(朱爱民)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