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小姑的保姆生活

腊月二十九,小姑从上海回淮安乡下过年,照例带了一大包正宗的德国巧克力。我们几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后辈总喜欢围着她,听她讲充满异域色彩的保姆生活。

小姑做事爽利,有一点点洁癖。她初中没毕业便外出打工,做过纺织工、饭店服务员、商场营业员等,四年前经小姐妹介绍,来到位于上海松江天马高尔夫球场别墅的一户德国人家做保姆。

德国男主人弗尔马44岁,是上海大众公司的总经理(主要负责技术),38岁的玛艾可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他们有三个孩子(二女一子,分别为8岁、5岁和3岁),一家人在上海要生活7年,已待了4年半。他们称小姑为“严”,一家人互相说德语,跟“严”用不太流畅的汉语交流。小姑主要负责三个孩子的日常起居和上学放学接送,此外还要熨衣服、整整物品(主要的卫生事务,家里另请了一个老阿姨来做)。小姑有自己专用的卧室、厨房和卫生间,平时她与主家各吃各的,偶尔“串门”交换一下美味。

弗尔马经常出差,职位薪水都很高,但只要有时间,他一定在家陪孩子。玛艾可学的是法律专业,目前在家做全职太太,她热衷德语学校家长委员会的事务以及大众公司的年会。她记得小姑的生日,会送礼物,她喜欢跟小姑聊天和逛街“淘宝”,去年德国朋友来上海玩时,玛艾可带他们去批发了几十个高仿的名牌包,要带回国送人,但他们会撕掉标牌。玛艾可对孩子很有耐心,每晚睡前都会给每个孩子读书。

小姑眼里的德国人吃东西不浪费,做事计划性很强,“去超市购物会提前写好清单,他们从德国带来的洗衣粉可以用上一整年,大的旅行一年前就安排好了……”去年五月,小姑随他们一家去越南游玩了十多天,今年四月会一起去海南度假,七月还要跟他们回德国一趟。与人相处,德国人把尊重与原则放在第一位。小姑补充道,“比如小孩子过生日,家长没有征得主人的同意自己跑来的,只能被关在门外。”

说到父母与孩子的相处之道,小姑打开了话匣子:德国的小孩出生两个月就跟父母分床睡了,习惯稳定后小孩子很少哭闹;每天吃饭必须等家人到齐了才能一起吃,还要一起离桌(遇到特殊情况须征得同意方可离开);家长充分尊重孩子,比如说选衣服,孩子可以根据喜好自己决定,决不干涉;孩子犯错后立马惩罚,责令其到门外或阳台冷静5到10分钟,任何人不准去搭理,结束后必须当众道歉;孩子玩的玩具必须自己收拾,保姆也不许插手;到了饭点不吃饭,不强求孩子,但会明确告诉他,待会儿一定没有东西吃……

小姑的手机里有很多德国人一家的照片,看得出她与他们相处愉悦。小姑觉得知足和幸福,她的月薪是6000元,春节时放十天假,多发一个月工资,平时每个月休息三天。前年,在弗尔马的推荐下,原先在食堂烧饭的小姑父成了大众分厂的一名工人。几年来,小姑学会了游泳、打高尔夫和做果酱等,她说玛艾可今年让她去考驾照,不用她自己花钱。2014年初,小姑在淮安买了一套新房,是为她即将上初中的儿子买的学区房。当然,她也有烦恼,“我儿子怎么那么爱看电视,学习成绩很一般,德国的小孩上学不准看电视,放假每天也只能看半小时……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也能把我儿子教育好!” (马儿)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