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小村庄的母亲河

淮安小城系着宛如天仙飘落玉带般的淮高路向北飘去。改革开放初,百废待兴,几乎是淮安唯一联系闻名遐迩今世缘酒业公司的大动脉,南来北往,车水马龙,我们那个小村庄正处在淮高路以西3000米一隅,来往车辆昼夜喧闹,鸣笛不断,常常打破小村庄的寂静,惊扰着沉睡的梦,亦如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大地千年沉睡的梦。梦成现实,就是改变的力量,旧貌变新颜,水润河网,让绿水青田处处精彩!

新开凿的八支河是旱改水系列里的排水河,在淮高路旁梁岔小镇节制闸的管控下,涓涓细流经过我们那里,陡转弯泻向六塘河,月牙弯处泥土堆积如山而成坡,犹如慈母用臂肘将小村庄拥揽在怀抱一般。庄上人梦寐以求,喜出望外:八世未修河堆人家,而今一次次播种,一次次收获五谷流脂,仿佛如来王母赐予小村庄上灵丹仙乳,让小村庄人家岁月甜甜蜜蜜,充满着希望!

小村里的人就像大山里人一样,走出大山,走到天涯海角,永远不会忘记大山里的风,大山里的雨,大山里的娘亲……小村庄的人漂洋过海,同样有颗感恩的心,缱绻着八支河的向阳坡:每当春暖花开,人们躺在那里,享受着城里人从未享受过远红外富养皮脂腺的温暖……不管外面世界怎样精彩,春牧鹅夏赶羊,那是农家人大忙间歇里别具一格的休闲游牧乐趣,永远胜过城里人身心疲惫远程旅游。往坡上一躺,用视线牵动着鸡鸭鹅群……躺着躺着,在鲜活的空气里吐故纳新,让集结已久的劳作疲倦随风吹落河谷,随水流慢慢散去……

夕阳西下晚风吹来,小村落上空炊烟袅袅,牧笛声悠然而起,牧童撵着鸡鸭鹅群归……小村落偎依在八支河坡,岁月静好,四季润泽,松涛声声仿佛母语谆谆叮咛,牵动远走他乡的小村人,水转千遭归大海,归来哟,月儿还是故乡的圆,八支河终究成了小村代代人的归宿。岁月沉淀,夕阳几度,莫说终生奋斗在这片土地上从未走出去的庄上人,土头土脑一辈子,不消说,偏僻幽静正是自己默默无闻的去向;就连老革命、周游一生诈骗讨吃的,都认命这是最适合人生的归宿处。

天有不测风云。一日我正在八支河畔劳作,一阵狂风吹来,须臾狂风暴雨将我摔倒推入河谷,正当没顶之灾向我袭来时,恰似神灵启示,八支河忽然荡起清波,将我推向岸边,抚平我身上的伤痛。天无绝人之路,踏过一段坟丘路,幸运让我捡到“稀世传承”的“健康长寿秘诀”…… (姜涛)

融媒体编辑 潘永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