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悦读】幸有诗

    无诗时代仍可吟诵

  • 【悦读】在水边

    在水边 我有一千次爱情 每一次我娶回的都是艾草和香蒲

  • 【悦读】端午

    麦黄秧青,看了欢喜 偶尔地替我向上飞 偶尔地替我知道我不知道的路的

  • 【悦读】摇篮

    祖母生在乡下的几个孩子,我依次呼为伯伯、父亲、叔叔,他们睡同一个摇篮长大,摇篮为春柳所编,旧而窄小,仅盛婴孩,有淡淡奶香。

  • 【悦读】芦苇吟

    芦苇从不流血,无论何时它都虚怀,轻脆

  • ​淮安市区曾经有好几家旧书店,如今再也难觅它们的踪影。随之出现的实体书店体量越来越大,装修越来越美,经营范围也越来越广,餐饮、文创、沙龙……徜徉其间,给人一种美的享受。可从书架上抽出那些被塑料封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新书,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 【悦读】三条林荫路

    今日立夏,在家养伤多日,错过了淮安的整个春天,扑噜一下,树叶子就是满满乍眼的绿了。

  • 【悦读】荠菜与乡情

    我们一边闻着麦苗的清香,一边迈着轻快的步子寻找荠菜。

  • 【悦读】麦秋闲话

    麦秋,让颗粒归仓,也让山野孩子的心飞扬。

  • 【悦读】雀头萝卜

    ​老淮安淮城和河下一带的人称一种萝卜为雀头萝卜,到底是什么样的萝卜?顾名思义,形状似麻雀的头。也叫“女儿红”和洋花萝卜,与桂圆一般大小,表皮鲜红。

  • 【悦读】菱

    在我家乡,菱可能是被水宠坏了,学了点螃蟹的傲气,它还说“鸡头吾弟藕吾兄”,兄弟仨就老大看起来温和些,略显水的柔情。

  • 【悦读】淮盐如雪

    今朝雪花落,来年亦纷飞,淮安的海盐时代结束了,蕴含量巨大的岩盐却续写起新的篇章。

  • ​骑车路过淮安运南闸一处码头时,看到一架输送机一头伸到停靠码头旁装水泥的大船里,一头高伸到岸边的载重卡车上,船上两位工人把袋装水泥轻捷地搭到输送机上……我想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里运河码头上的搬运工。

  • 【悦读】午季

    对于乡村农户来说,午季是顶顶重要、顶顶紧张、顶顶繁忙的一个季节。

  • 我的西湖就这般于静幽中回旋而至舞台明亮